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4-5【现代篇】

  4

  

  1999年9月20日。

  

  “父亲,你说的是真的吗……?”干久过了很久才笑话叶明所说的内容,还抱有一丝侥幸,希望岳父可以告诉他刚刚只是他听错。

  

  叶明紧紧皱着眉头,郁积在心的事让他很想抽上一口烟。

  

  自从女儿有身孕之后他就不再家中抽烟,但当噩耗从占卜中显现之后,他就拿着烟杆离开家,走出很远,点燃,又熄灭。最后一个人颓丧地回到家中,将那些残酷的未来摆在这对年轻的夫妇面前。

  

  “是真的。”这三个字过于沉重,每说一个字,就像千钧的重担压在他的肩头,命运逼迫他低下高昂的头颅。

  

  无论重新不算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未来没有任何转机。

  

  “岂有此理!!”

  

  叶明额角的青筋暴起,一拳垂向地面,无处发泄的愤怒在灼烧他的胸腔。

  

  木乃在知晓这件事之后,已经迅速启程前往恐山,希望那里的人脉会有所作用,无论是谁都好,能帮助他们度过这一劫。

  

  “父亲。”干久的眼神被镜片遮挡,无法得知他此时的心境,这个随和的男人在此时此刻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一旦牵涉到重要之人,男人的侧颜很是坚毅,“这件事要怎么告诉茎子?”

  

  叶明已经和木乃提前商量过,在确定束手无策之前,他们要瞒着女儿,要是找到解决办法,皆大欢喜,女儿也不必战战兢兢:“暂时不要告诉她……”

  

  干久沉默半晌,好一会儿才做出反应,考虑到妻子的情况,他认为岳父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知道了,父亲。”一定要在妻子面前假装没事,不能露出马脚。

  

  “父亲,干久,这种事情以后请你们先告诉我。”

  

  身着一身浅色套裙的麻仓茎子,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同样是神色严肃,对家人将自己蒙在鼓里这件事,从对二人的称呼上就能看出她此刻的不满。

  

  “茎子……”干久就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不敢正视妻子凌厉的目光。

  

  叶明身为长辈,不像干久那样慌张,面对女儿的质问的眼神,他更在意女儿到底知道了多少:“茎子,你什么时候在外面的。”

  

  “从你们谈论如果要生下腹中的小孩,我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开始。”

  

  既然彻底暴露,叶明也不再藏着掖着,麻仓家一脉相传的固执,他再明白不过。


  将来龙去脉摊在女儿面前之后,叶明奇迹般地冷静下来。


  


  5


  1999年12月31日。


  世纪末,千禧年即将来临之日。


  世间的人们还在为了世界末日的传言争论不休。


  当妊娠经过28周,胎儿在母体子宫内趋于成熟,母体不再适合人流手术。而晚期引产实质上与生产已经没有任何区别。


  没有回头路了。


  茎子温柔地抚摸隆起的腹部,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异状,满是对即将诞生的新生命的期许。


  “没想到我们的孩子会是一对孪生子,真让人期待啊。”


  干久却没法像茎子那样坦然接受,他还在忧心可能发生的意外,随着越来越靠近预产期,这个温和男人越发眉头紧锁。


  茎子看到他这样魂不守舍的样子,轻轻叹气:“亲爱的。”


  这声呼唤让干久突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脸上都是慌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很好。”茎子看向男人憔悴的脸,有些不忍,“就算我发生了什么,你也不要怪到孩子们身上,知道吗?”


  即将成为父亲的男人干笑:“哈哈,茎子怎么会出事呢,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茎子没有给干久沉溺于自欺欺人的后路。


  “保证呢?”


  面对强势的茎子,干久沉默了很久。


  房间里悠扬的歌声接近尾声,“咔哒”一下,磁带播放到尽头,播放机的播放键回弹,仿佛世界都安静下来,在等候他的承诺。


  “……我会的。”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头的血在一寸寸溢出,茎子就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为什么命运非要从他手中夺取他最重要的东西。


  “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我非要生下这对孩子吧。”这是她一直没有正面和干久讨论过的事。


  两人一谈起这件事就会不欢而散,虽说十有八九都是茎子一个人生闷气,然后拒绝和干久沟通。随着冷战的持续,在毫无对策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就到了这步田地。


  不再有选项,就意味着不会有分歧,现在的茎子反而能够心平气和地和干久解释。


  就算这么说有点对不起他们的孩子,但孩子可以再有,茎子实在犯不着搭上自己的性命去赌,这是任何人都明白的道理。


  干久的表情已经代替了回答,在切好的苹果块上插好牙签,他把果盘不动声色地递给茎子。


  “刚怀孕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两个小孩长大的样子,你信吗?”茎子将一块苹果拿到面前,没有马上入口,慢慢转动起牙签,从不同的角度看着那块苹果。


  干久点头,胎梦一说存在已久,不算什么稀奇的事。


  “那个梦里我看到了爸爸,还有你,四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样子,没有我。”茎子一口咬在苹果上,松脆的口感和酸甜的果汁结合,茎子看向干久变得惨白的脸,只好快速地咀嚼然后吞咽,想阻止对方马上要说出口的话。


  “就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将来,你选择抛下我吗?”干久的话中听得出哽咽。


  啊,果然还是慢了半拍,男人就像长不大的孩子,平时看上去还挺可靠呢,不过就是这样才很可爱。


  茎子将牙签放到一边,用纸巾擦擦嘴:“我的选择并不是因为这个——”


  短暂的停顿之后,茎子继续说道。


  “我们还有未来,可是他们没有了。”


  没头没脑的话让干久十分不解,他听到茎子惊呼一声,立刻起身去看情况。


  茎子却牵住他的手,抚上胎儿所在的位置,轻声笑起来:“不知道哪个调皮鬼,刚刚踢了一下我的肚子。”


  温暖的皮肤下,那幼小的生命正在逐渐成形,那本该是让人开心到流泪的喜悦。


  被吓出一声冷汗的干久还来不及放松,茎子就开了口:“他们的事,我会好好解释的。”


---

逃避不是问题,这段剧情再难受我也要肝掉它!

给大家看个有趣的东西,嘿嘿嘿


是不是超好玩!!!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