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Signal Bike Rider LunaLyre 提问:

点……点个血族pa(。)初拥那种(……

单箸 回答:

The Embrace

---

  • 其实这个梗我写过,在这个【问卷】的最后一个板块……而且是个很长的私粮

  • 没有写同一个梗,类似场景的习惯,所以单独开了这个

  • 跳了初拥部分也是这个原因,想看的话用问卷将就一下?


---

血族的寿命没有尽头。

他们就像被世界遗弃那样,会存活到末日来临,与这颗星球同归于尽。

虽然不是群居生物,他们也依旧拥有同伴意识。

也就是说——

他们也会孤独。


越是强大的血族,越容易被孤独的荆棘缠绕,伴随漫长的岁月,刺入骨髓,连一滴血都无法再流出。血肉滋养盛开的赤色蔷薇,娇艳欲滴,泛着空寂的暗香,伏于夜色。

而血族是无法流泪的,只能孤独地背负天降的罪孽行至终点。

有时候,死亡甚至是一种救赎。

寻死,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来自东洋的血族,倾尽所能,制造了独一无二的人工血族。

或许这样,他就不用再饱尝孤独的滋味了。


-

这位制造出同伴的旷世天才,却遇到了麻烦。

被命名为“麻仓叶”的人工血族,无论怎么看,都和人类无异。

怎么可能?

天才翻遍了笔记,查遍了资料,也没有找到症结所在。

用他的血肉甚至灵魂构筑的,怎么可能是个人类。

百思不得其解的天才,最终放弃了追寻答案,彼时,距离他创作物诞生,已经过了十余载。

人类的成长十分迅速,当天才注意到这点的时候,麻仓叶已经只比他矮小半个头。

“好,拉基斯特的信,你要看吗?”

而且变成了个没大没小的人类。

好看向书房唯一的出入口,叶只探了个头进来,十分没有礼貌的做法却显得十分可爱。

“拿过来吧。”好没有数落他的失礼,不如说他已经习以为常。

看着叶懒散地走进书房,好皱起眉,他发现对方赤着脚走在,一双白皙的脚踏在暗红的地毯上,视觉上的刺激让他的喉咙发渴。

大概是他沉迷钻研,又忘了进食的时间。


-

被好一把拉过去的时候,叶没有半点挣扎,他只是解开衬衣的领扣,然后撩起一侧的发梢,稍稍偏过头,将脖颈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好的面前。

好的进食大多时候都很有节制,再说被吸血的感觉也不坏,他不会排斥。

尖锐的犬牙刺进皮肤之中,空气里飘散着淡淡的血腥味,血液被抽出身体的奇妙感触,都再让人熟悉不过了。

“唔……”叶小声地嘤咛,抓紧好的衣角。

再被进食下去的话可不妙,他不想一整天都晕乎乎地度过。

好在好很快就放开他,用舌尖轻轻将溢出的血迹舔舐殆尽,高等血族唾液中含有一定的治愈因子,这样叶的脖子上才不至于留下千疮百孔的咬痕。

“叶。”

叶正在井然有序地穿戴衣服,脸上因为进食而产生的红晕还没有消散,他转头对上好的视线:“怎么了?”

“你还不肯答应吗?”好语焉不详地问。

叶却很快明白过来,露出很抱歉的神情:“嗯……我想再想一下。”

好说的是初拥的事,一旦接受,他就再也无法返回人类的领域,永远地踏入那篇沉睡在黑暗中的禁区。

气氛突然将至冰点,好没有掩饰不悦,血族的怒火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爆发在沉默之中。

看来他制造出来的“同伴”,是彻彻底底的失败品。

纵使很早就有过这样的猜测,在得到肯定的结果之时,好怒极反笑。

“为什么?”

这样的压迫已经足够让任何一个下位血族臣服在地,危险就像膨胀到极致的气球,随时可能炸裂。

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不是很重要的事吗,郑重一点,大概更好?”

一句话,就让血族的怒火烟消云散。

之前的担心变成了可以一笔带过的笑谈,既然如此,他就不打算再给叶后退的余地,在他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少年,是不可能更加主动的了,因此需要一些助力。

好用不容置疑地口吻说道:“我看今天就很好。”


-

叶光洁的背脊在月光下犹如瓷器一般,好将人搂回自己的身边,属于血族的气味已经渐渐融为一体,他们是那么相似。

叶,是他的半身。

“嗯……”也许是被好的动作惊扰,叶渐渐睁开眼睛。

那双黑色的眼睛深处泛着血族特有的光华,美得神人心魄。

“还睡吗?”

在接受初拥之后会有很长的转变期,好心疼地看着被转化折腾得疲惫不堪的人。

“……”叶没有说话,迷迷糊糊地蹭到好的胸前,就像幼年时候那样,他依靠着最为信任的血族,安然入睡。


-

“为什么你不接受好大人的初拥呢?”

他已经忘了是谁问的这个问题。

这不就像是人类的结婚一样,需要好好考虑吗?

叶认真地想,没有回答那人的问话。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