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6-7【现代篇】

  6 

  

  2000年5月12日凌晨。

  

  产房外。

  

  为了避免意外,麻仓家在与院方交涉之后,麻仓茎子的剖腹产手术在可视手术室进行,一旦发生突发状况,家属有权进入手术室。

  

  全透明的玻璃窗外守候着的是麻仓叶明与麻仓麻仓干久两人,事出有因,麻仓木乃镇守在麻仓家,没能到场。

  

  手术的进行很顺利,监测生命体征的仪器上波动的线条与数值,始终处于安全的范围内。

  

  当第一个孩子被医护人员抱在怀中的时候,大家悬在半空的心都稍稍放下,松了口气。

  

  等第二个孩子从母亲腹中脱离,这台手术就基本可以宣告成功,剩下的处理和缝合并没有太大的风险,无需担心。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取名叫“麻仓好”,第二个孩子的名字是“叶”,无关性别,这是一开始就定好的。  

  

  “妈妈看一下宝宝哦。”护士将孩子抱到茎子眼前,新生儿降生的喜悦也会感染他人,年纪不大的护士俏皮的语气中满是开心。

  

  茎子侧着头,自己的孩子皱巴巴的,小小的,用普通人的审美来看新生儿算不上可爱,但在母亲的眼里,却是那么惹人怜爱。

  

  好,还有叶,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麻药的效力不会影响上肢的动作,即使手术仍在继续,茎子并不能真的拥抱她的孩子,本能驱使下,她朝孩子伸出手去,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填充在她的胸口,泪水混着难以言喻的爱怜涌上来。

  

  还没有睁开眼的婴儿,就像是突然感受到了外界的变化,哭了出来。


  “哇——”


  洪亮的嗓音原本是孩子健康的征兆,没有人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巨大的冲击让所有机械失灵,仪器发出尖锐的警报,无影灯在熄灭的瞬间发出悲鸣,手持手术刀的医生们纷纷被不明实体的力道击倒,怀抱着新生儿的护士,在晕倒前竭尽全力将孩子护在怀中,这样的缓冲让孩子在跌落地面时几乎没有受到冲击。


  隔开手术室与外界的玻璃窗上满是龟裂纹路,在麻仓叶明有所反应之前,麻仓干久已经冲入手术室。


  那是他最爱的人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有事!


  “茎子!!!”男人大声呼喊着。


  也许是被他的呼喊惊扰,新生儿的哭声顿时增大,比先前那道冲击更为强烈,干久本能地将茎子护在身下,任何的术式都来不及施展,男人凭借单薄的肉身抵御了未知的攻击。


  纵使皮肤被撕裂,血流满面,男人也不会让开一步……即使在那个瞬间,他就失去了意识。


  *


  “干久,够了。”叶明的声音就像苍老的十岁,不知何时,百式神做出的结界已经将所有人护在阵内。


  由于受到重创,耳鸣声一直没有停歇,就连视野也没有恢复,干久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景象。


  他想说:茎子怎么样了?


  一张口,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干久摇摇晃晃地撑在床边,他只想听到有人告诉他,茎子没事。


  可惜事与愿违。


  “茎子她……已经走了。”


  叶明擦干女儿眼角滚落的混着血色的泪水,轻轻阖上她的双眼。


  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对茎子的伤害会来自婴孩本身,哭闹了一阵的新生儿大约是力气耗尽,渐渐陷入沉睡。


  而在最初攻击之时,距离孩子最近的麻仓茎子首当其冲,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承受伤害,大脑遭到破坏,瞬间就陷入了休克,再之后,随着手术室中一片混乱,腹腔仍未缝合的产妇,其微弱的生命的烛火的很快便泯灭了。


  干久似乎没有听到叶明的回答,狼狈地站在原地,仿佛化作石像。


  血的腥咸在口中淤积不散,四肢冰冷僵硬,脑内的钝痛让他无法很快理解这一切,疼痛持续过久让他的感官已然麻木。


  不可能的,茎子刚刚还在对着孩子笑。


  干久看向闭目安眠的妻子,隐隐绰绰之中,真的看到她的面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


  她说,干久,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


  看啊,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茎子……”声带念出名字的时候,他的喉咙扯起撕裂的疼。


  看到幻象的男人,轰然倒地。


  手术室外传来一阵嘈杂,那是透过监控器看到这一切的医护人员以及被巨大响动惊扰的人们。


  7


  被重重绷带包裹住头部的男人,看上去有些滑稽。


  但他周遭的气氛过于凝重与悲伤,任誰都没办法开口取笑。


  “叶……你们的小儿子保住了。”叶明走到干久的病床前,通知他这个消息。


  当他们不是没有预先做好准备,监控器之后的第二波医护人员就是他们以防万一设置的,一切都不过是命运的捉弄,看似万全,依旧敌不过卜辞的枷锁。


  不幸中的万幸,还在母亲子宫里就一同经受冲击的叶,在医生的努力下,平平安安降生到这个世上。原本还以为没有希望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不点奇迹般地避开了伤害。


  “……”干久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只是一味挺直腰板坐着,像极了他在茎子病床前屹立的模样。


  叶明甚至不确定他能不能听清自己的话,但痛失爱女的老人除了和他说这些,别无选择,如果要谈起女儿,叶明担心他紧绷着的那根弦也会突然断裂。


  “木乃已经把好带回麻仓家,他的事暂时不用操心。”千年前的麻仓家手刃过堕入黑暗的先祖,当时遗留下来的特殊阵法就在麻仓家旧宅之中,强大的约束应该足以压制那孩子身上的潜在能力。


  没想到他曾经日思夜盼的孙子,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给这个家带来毁灭性的一击。


  好的能力是天生的,被称作“言灵”的力量。


  婴儿是一张白纸,他的世界非常单纯,像动物一样只受本能驱使,开心的话会笑,痛苦的话,就哭。


  那声哭泣,是灾难的开端。没有任何控制的言灵,就像打开保险栓的枪械,爆发性地扑向人类,那是致命的。

  

  言灵……麻仓家的确出现过几代拥有类似力量的人,无一不是通灵界的翘楚。但家族史都没有记载过,他们的诞生又有着怎样的代价。


  说不定麻仓家的历史就和那位被粉饰过的麻仓叶王的故事那样,沾满了斑驳血迹,却被伪装得金玉其表。


  被波及的医护人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赔偿事宜还需要叶明去依次商议。


  女婿重伤未愈,还有女儿的后事要操办。


  还好自己有这么多事情需要做,麻仓叶明庆幸。一旦闲下来,就会被情绪的洪流吞噬吧……

 

  哎,希望他们都能撑下去。


  就算为了那两个小不点可以健康成长也好……


---

加上之前的那段,这就是我一直卡文的原因……标题也是隐射这段剧情

经过权衡,删了很多细节和干久的内心戏,毕竟不是父母这对cp为主

想避开特别猎奇的部分,又想解释清楚;想说明爸爸爷爷的态度奇怪,又不想写的太用力,一直处在这种矛盾中熬出了这些内容……


评论(1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