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熊猫酱 提问:

点一份怨念兔宝贝。不一定要真的是这东西,我只是说这个气氛啦233,是什么随便。 叶子被人拉去鬼屋,然后意外地真的被吓到的故事!要搞笑还是要黑暗向随意!如何!很难把!要真的吓到他我觉得超级难!

单箸 回答:

Clowned


---

雪白的脸上是画笔涂抹的夸张笑容,小丑张开不太协调的怀抱,阴鸷的目光死死锁在小孩们身上。

“我们来玩吧。”小丑咧开嘴,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

小丑没有笑,但是诡异的妆容让他看上去始终保持着一副笑脸。

“……”大一些的孩子将弟弟护在身后,像只护着饵食的小狼那样龇牙咧嘴地对着威胁。

小丑手中握着生锈的铁锤,将两人逼入死角。

可恶,如果这不是间密室的话,他们两人总有办法出去一个。

小孩咬牙切齿。

“选一个吧,快快,选一个。”

小丑的目光逡巡在两人之间,就像在屠宰场打量即将成为盘中餐的家畜。

大一些的孩子有了动作,向前一步。

小一些的孩子立刻抓住他的衣角——不,不能选。无论怎么样,他们应该在一起。

小丑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他举起铁锤——


---

叶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打开床头灯,喘着气,心脏疯狂地搏动,让人有种呕吐感。冷汗涔涔而下,他赤着脚去厨房接了一杯水灌下,这才稍微冷静下来。

叶告诉自己这里才是现实。

午后空气中的潮湿,破旧房屋里飞扬的尘埃,在鼻尖萦绕的霉菌气味……

梦魇太过真实——

或者说那本就是真实的一部分。


---

数字时钟显示的时间是5:12AM。

天开始蒙蒙亮。

想到今天还有和友人们的出行约定,再睡一觉的话说不定会睡过头,看着自己被冷汗浸湿的睡衣,叶打算先去冲个澡。


---

其实叶本来不想参与这种活动的,可是朋友们热情高涨,就算他投出反对票,估计也会被彻底无视,还会被大家怀疑是不是怕了,然后被驾着进游乐设施吧。

为了避免尴尬的发展,叶顺着大势也进了以恐怖著称的鬼屋。

人工搭建的东西再细致,也是假的,叶不会真的感到恐惧,一路上遇到几位扮鬼的工作人员,他甚至还和人打了招呼,以及把吓晕头的朋友托付给工作人员。

不过他原本是自己想将朋友送出去的,不知道为何朋友一副大义凌然地样子说:“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连着我的份,一起走到终点……”

于是莫名其妙的,就变成叶一个人,不得不继续挑战的境遇。

“哈哈——”黑暗中想起诡异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叶觉得周遭的湿气开始上升。

隐隐约约的,前方出现了个高大的人影。

“哈哈哈——”依旧没有声调的起伏,机械冰冷。

色彩鲜艳的假发,肥大的连体衣……

那让人作呕的气味,重新回到自己的周围,脑中景色飞快转换,他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即将迎来暴雨的午后。

小丑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他举起铁锤——猛地击向哥哥身后的弟弟。

被铁锤击飞的小孩,也就是叶,几乎瞬间失去了意识。

他还以为自己会死,最后闪过的念头是“如果他死了,那哥哥总能活下去了吧”。

可惜他没有死,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是家人的照看,警察的询问,以及接踵而至的许多媒体的采访。

叶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哥哥,好。

他们明明是双胞胎,却喜欢用兄长自诩的哥哥,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依旧将他当做弟弟守护。

大家都猜测好死了,被一个疯癫的杀人犯拐走,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叶不信。


---

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叶惨白着一张脸向后退了一步,地上用来造势的积水就像粘稠的血液那样,在踩踏中发出声响。

叶的身后有人。

对此毫无察觉的他径直撞到那人怀里。

处于高度警觉中的叶连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甚至以为自己会惊叫出声,但他没有,反而本能一般地朝那人使出全力一击。

那人稍稍侧过头,稳稳卡住叶的出招,他似笑非笑地说:“这位客人,请问您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昏暗的房间里,由于距离极近,他得意看清那人的模样。

叶眨眨眼,不适感全然散去。

他开始怀疑这又是梦中的幻想,不可置信地问:“……好?”


---

没有兔宝贝,但是有小丑,所以不用吃律师警告函

其实要吓到他还是很容易的,就看和什么有关……

  • 八才巨巨被拐出国了,但是自力更生回来了,花了点功夫,顺便一说是把小丑剁了才回来的

  • 巨巨刚回来就开始查叶的下落,但是因为叶一家之前被媒体疯狂骚扰,所以搬家隐姓埋名生活了

  • 本来以为找叶需要花很多时间,叶去玩的那个地方,背后老板是个情报通,好专门过来和这边谈生意,结果正好看到一个疑似叶的人进了鬼屋,所以巨巨马上跟上

  • 然后就出现了文章中的一幕


之前小伙伴说手机能看了,我就不单独发一篇了……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