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8-9【现代篇】

  8

  

  2001年,早春。

  

  还是婴儿的好和叶,会说的第一个词,不是爸爸或者妈妈,而是对方的名字。

  

  他们被家人放在同一间房屋中的婴儿床上,原本麻仓叶明有考虑到好的能力,想将两人隔开抚养,但最终被干久一句话说服。

  

  “叶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陪在他身边的人。”

  

  除此之外,无论是谁随意进入房间,都能发现好十分警觉地惊醒,即使婴儿的深度知觉尚未完全发育成熟,也能感觉到他正牢牢地盯着来人。

  

  那种眼神实在让人瘆得慌,久而久之负责照看他的人们都默契地作出决定,除非必要,绝对不靠近麻仓好。

  

  麻仓干久在遭受丧妻之痛之后,毅然离家,沉迷于修验之道,麻仓木乃则启程回到青森县,只剩下麻仓叶明守着这偌大的麻仓家。

  

  当叶明发现家中帮佣们这些心思之后,也不得不赞同干久的意见。扪心自问,就算是他自己,也依旧介怀孙子身上那股称不上祥瑞的力量。

  

  在处理家务事之余,叶明花了许多心思,将曾经用于压制先祖的术式移植到一个宽敞明亮,适合小孩居住的房间。

  

  

  

  9

  

  2002年,年关将至。

  

  “好!”还掌握不好轻重的叶一巴掌打在好的脸上,在对方的脸上印出个不大不小的巴掌印。

  

  正好看到这一幕的佣人吓得连连后退,将手中抱着的被褥往旁边一扔,忙不迭地朝门外冲去。

  

  好看向门口已经不见踪影的女人,皱起眉头,和他稚气的脸拼凑在一起,格外不协调。

  

  “还给我……”虽然用词还算不上精准连贯,叶已经可以表示自己的意图,再次要求,好却置若罔闻。

  

  见到对方没有反应,叶偷偷趁其不备将玩具从好的手中夺了过来,他不明白好明明一直都不喜欢这个,为什么自己一拿到手,就会被蛮横地抢走。

  

  回过神来察觉到的好,毫不犹豫地扑到叶的身上,抓住他小小的脸狠狠地教训。

  

  要是平日里,叶肯定屈服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刚才好皱起眉头的样子,他就想把那种感觉快点扫开。于是他不甘落后地抓住了好的长发。

  

  好不喜欢别人碰他,特别是头部这种重要的地方,之前他还太弱小,没有选择的余地,现在他已经两岁有余,学会自己洗漱的同时,他拒绝任何人碰他,于是本该修剪的头发也就慢慢蓄了起来。

  

  不仅如此,他也不喜欢其他人随便接触叶。凡是他办得到的事,都会亲力亲为地替叶打理。


---

抢玩具,八才巨巨表示:“恩,我故意的,谁让叶子玩玩具就不理我。”

发了个很短的更新,因为后面是连在一起的事件,一时间又写不完,只能这样……


我家在我一岁半的时候就让我自己洗澡,虽然会来检查一下我哪里没洗干净,但是想吐槽真是严格啊。还记得三岁的冬天,让我自己穿衣服,秋裤和毛裤穿得我想哭……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