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人类学家

---

这座城镇有一位人类学家。

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何而来,又在这座小镇住了多久。

不过好在这是个天马行空的世界,除去人类以外有各式各样长命的种族,所以也没有人对他产生额外的好奇,至少在人类种族除去数量几乎不占任何优势的前提下,大家没有大胆到可以轻易招惹不明正体的外族。

人类学家住在城镇最清静的角落里,日复一日蜗居着不知道到底在鼓捣些什么。


---

某天,人类学家的家中来了一位访客。

这很不寻常,很少有人造访这个偏僻的小屋。

人类学家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友好地打开房门,他设置在屋外的感知法器,可以探测到百米内的生物。

倒不是担心盗贼光顾,人类学家的住处堪称家徒四壁,不过他曾经被人叮嘱过一定要当心所有人类,如此弱小的生物都能在这片大陆上苟延残喘,就因为他们不惧使用任何肮脏的手段。

人类学家一一记在心上,毕竟他们之中也确实有人被人类斩杀,并被夺取所有财宝的先例。

“你好。”人类学家对门口的人打招呼,“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或许是在哪里听到了风声吧?人类学家觉得自己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头脑中堆积了几个世纪的知识,千里迢迢前来的人们大多是有所求。

他虽然研究人类,可惜没有特别多的机会融入人类社会,对主动前来寻求帮助的人们,在深感兴趣的同时,能实际运用所学也是机会难得,人类学家向来能帮则帮。

不知道是不是被看出目的,面前的青年的表情有点扭曲,在进行表情管理之后,才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点了一下头。

人类的性格各式各样,比起某些种族的倾向性来说——比如精灵的纯粹与守旧、兽人的活力与野蛮、血族的优雅与高傲——人类的话似乎有无限的可能性。

人类学家见自己的揣测是正确的,于是大方地邀请:“请进吧。”

只有说了这句话,青年才能准确无误地踏入他的小屋,否则会在进门的瞬间被传送到提前设置好的地点。当然,不会是什么有趣的地方。

可惜这个小法术对空间系的种族不起作用,所以他才会在外面也设置一些探查类的小机关。


---

“有什么我帮得上的地方吗?”人类学家把泡好的花茶放在青年面前,这是海妖从海底摘起的“海岭月华”,只是往桌上一放,就能看到杯中散开的银色月光。

青年犹豫了一下,才端起来,浅浅地呷了一口。

人类学家对青年的印象很好,初次来他这里的人,很少有这样全无戒备的。凡是随意喝他准备的茶水的,不是极富自信的高位种族,就是极富自信的笨蛋。

青年看上去不属于任何一方,给人一种奇妙的亲近感。

不过这不是夸赞青年好脾气,正好相反,青年一直都没露出什么好脸色。

“我在找一个人。”

“哦?他是您的?”

“我的弟弟。”青年摇晃起手中的茶杯,将那轮满月打碎,“他说去研究喜欢的东西,结果就没再回来。”

“欸?居然还有这种事。”人类学家很是吃惊,人类向来注重家庭,不像他们那样更喜欢独居,过着闲散的日子。

也不知道青年口中的弟弟,到底是痴迷于什么,人类学家有些兴趣:“有他去向的线索吗?如果没有的话,方便告诉我他喜欢什么吗?”

要是有线索的话,也不至于会到他这里来求助吧,还是从喜欢的东西那边入手更好,人类的行动模式还是很好判断的。

“他喜欢人类。”青年放下杯子。

“嗯?”人类学家以为自己没听清。

青年抬起头来,看着人类学家。

人类学家这才看清了青年的眼睛,他的瞳孔是被细致条纹包裹起来的一道竖线,犹如鳄鱼一般,这不是人类的特征。

人类学家倒吸一口气,虽然放弃这所小屋的资料让他十分惋惜,可是没什么能和性命相比,他做好了金蝉脱壳的准备。

青年的一句话让他愣在当场——

“你是不是很久没照过镜子了?”

人类学家有些脱线地想好像确实是这样没错。

“YOH,你最好看看自己的脸再来和我说话。”

青年叫出了人类学家的名字。

人类学家突然想起来,他好像就是青年口中的那个弟弟。


---

  • 其实这两只是龙族,寿命非常长

  • 叶喜欢人类所以翘家中,不过龙族确实喜欢独居,个别怕寂寞的除外(比如八才巨巨)

  • 同种族,比自己强的可以伪造身份,就是掩盖气息

  • 叶没有失忆,单纯是在外面浪太久了,忘了回家,毕竟他们寿命太长了,叶自己觉得他只是稍微出门玩两天

  • 为什么会没认出来……其实就像喜欢猫的人类一样,最开始会觉得一个品种的都长得差不多,久了才能区分,也就是说,叶目前还是个脸盲(除了自己的种族)

  • 但是人形的好和叶的脸是一样的,所以才吐槽了,巨巨表情管理辛苦了

---

20180615 23:00 定时

评论暂时不会回,抱歉。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