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11【现代篇】

这分段太猎奇了,把上一段后一部分放过来好了,不然担心有朋友会看漏

上一段就可以改成10,愉快

---

11


  “你不是很困吗?”好转过背,就看到叶正睁着一双黝亮的眼睛盯着自己。


  月光斜斜投入屋子,越过简朴的窗格,横横竖竖几道影子构出寂寥的几何图形,却因为那双眼睛显得不那么冷清。


  刚才还被他从澡堂里捞出来的人,这会儿倒是活蹦乱跳了。


  “洗澡的时候打了个盹,现在精神了。”叶好像完全不觉得在睡觉的时候睡着,有什么不对。


  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仗着有人可以收拾残局。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精神了,所以想找人说话。好一眼识破了叶的企图。


  “就是这个!”叶有些兴奋,但马上反应过来刚刚的声音太大,担心把其他人吵醒,朝好的方向挪了一段距离,压低声音继续说,“以前就觉得奇怪,你为什么每次都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刚才也是,你背着我就知道我醒着。”


  实际上叶能随意接触好,都是最近的事。爷爷说担心好的力量会波及到其他人,所以在他控制言灵之前,不许随便走出有结界的房间。


  叶明白爷爷说的不过是一方面,实际上老人也很关心好,无法控制的言灵就是一把双刃剑,除了会大肆破坏周遭之外,也会对术者本人带来极大的负担。对于年幼的孩童而言,衰竭而亡也是有可能的。


  那时候每当能找到偷懒的机会,叶就会悄悄溜到好的房间,搭着凳子扒在窗户上看哥哥的情况。


  好修炼十分刻苦,有股拼命的劲头,所以叶也不敢打扰他。不过每次叶刚露个头,就会立即被发现,好一边数落,一边拐弯抹角地问他最近情况,说到最后,再撂下“再不回去我就打小报告了”的恐吓,把叶赶走。


  他们可以毫无顾及地在一起生活,不过半年,仅仅半年的时间,叶就察觉到好不同寻常的地方。


  就像当初他可以很快发现自己的窥视那样,好总会很快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甚至想法。


  “嗯?”好玩味地挑起尾音,虽然这个做法对稚嫩的嗓音而言显得不伦不类,但放在他身上格外合适,“难道不是因为叶太单纯了吗?”


  当着本人的面说“单纯”,根本就不可能是褒义,而这还不是重点,好这么说,显然是不想给出正面答案了。


  这样顾左右而言的做法,不出意料激起了叶的不满,看到叶因为失望而鼓起的腮帮子,好伸出手戳了一下,意料之中,鼓鼓的脸颊幅度变得更大。


  “你怎么会想到问这个的?”好还打算继续戳一下,大概是为了发泄不忿,叶开嘴就朝他的手指咬下去,可惜被早已洞悉一切的人轻松躲过。


  被洞悉的,不只是叶的小报复,其实不问这句话,他也已经知道叶的想法。


  其实叶不会真的生气,除了好之外,他再也没有其他同龄的朋友,虽然好严格来说是家人,从玩闹的角度来说,就算好偶尔会开有些过火的玩笑,他也依旧很少被激怒。


  他们就像行驶在汪洋上的一叶扁舟,周围来来往往的过客,也不过是一掬咸水,是汇聚成溺人深渊的一部分。


  于是好和叶手牵着手,战战兢兢地在人流中保持平衡,小心翼翼避免倾覆,只有在彼此身边,才能得到一丝喘息。


  “哎……”叶还以为是自己的话,好一定会说实话,没想到会无功而返。


  他想了好久才决定问的呢……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原本早就做好打算的好,看到叶这样,不由得动摇。


  或许……他只是说或许,就算告诉叶也没有问题?


  这口气说得自己不是个小孩似的,叶投去微妙的目光,他总觉得自己不用说出口,好一定会看透他内心的嘀咕,也就干脆不说了。


  好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他看着叶不说话,很久才下定决心似地开口:“叶……呃!”


  刚说了一个字,好的腹腔升起一股灼热,那团高温仿佛要将他的内脏都烫熟,在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叶已经扑了过去。


  “好,你的眼睛!?”


  那双眼睛的眼白部分因为充血而变得赤红,那是眼结膜血管破裂的表现,通常这样的内出血并不会伴随外出血,但好不同,眼看就有血水顺着好的眼眶溢出,眼鼻相通,很快就有蜿蜒的血液从鼻腔流下。


  绝不寻常的场景突然出现在两个小孩面前,换成他人,一定早就乱了手脚。


  好和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做出决断——


  “叶,去找爷爷。”


  “好,我不会离开这里一步。”


---

叶去看好的部分,好:开心,然后数落,恐吓,赶走。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