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造访

前文【人类学家】,但是不看也可以

第一人称,ok的话?


---

说实话,被支使着出门,我是拒绝的。

让我办事我不介意,但是我介意离开“峭壁”,特别是当长老告诉我,目的地是人类城镇的时候,我选择倒地装死。

但是被长老一句“你是鸟人不是鸟,装什么死”气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提起一篮子指针果就朝目的地飞去,谁是鸟人了!?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人向我们下订单,这果子长在“峭壁”上,每到正午就会变色,从普通不可食用的果实变成剧毒的果实,不过对我们来说就是普通的零嘴啦。

也不知道人类拿这种东西要干嘛,听说巫师和魔女都喜欢做实验,算了,反正与我无关。

倚仗种族特性带来的视力,我很快就发现了地图上画的那栋小房子,好在主顾家修在城镇周边而不需要我翻越围墙,一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类头就大。

克制住从窗户飞进去的欲望,稳稳落在那栋小房子前,敲了敲门。

很快就有人从里面出来,然后……

我把篮子一扔,嗖地一下就蹿向半空——

但是这显然是个错误的决定,我的头以极快的速度撞在魔法结界上,发出一声巨响之后,我用非常狼狈的姿势跌在草地上。

“你、你你——”我半天没抖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不是我摔傻了,换任何一个同族过来,我估计都是一个德行。

然后把我吓了个半死的主人,露出很抱歉的神情:“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在家这样轻松一点。”

他摸了摸自己龙角。

我只想说,东西我送到了,能让我走吗?


---

“你好,我是YOH。”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主顾就在订购单上用魔法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也算可以交差了。

不过我很快就闻到了奇异的香味,就算被重重包装挡住,也绝对瞒不过我的嗅觉。别以为我们不怎么使用鼻子,其实我们这项功能好着呢!

“作为赔礼,要一起喝下午茶吗?”

被龙族邀请……我有点犹豫,怎么都有点羊入虎口的意思。之所以我那一溜的同族都是群居,就是因为我们弱啊,哪里能和这种上位的龙族比,人家一个顶我们一群,所以才有独居的底气。

YOH看我迟疑不决,又加了砝码:“我这儿有朋友送来的刺棘鱼干,一个人的话太多了,可以请你帮我分担一下吗?”

我咽了口唾沫,果然我的嗅觉很靠谱,有点魔怔地重复那珍馐的名字:“刺棘鱼……”

这玩意儿家门口的海里就有,但是看得到吃不到,鱼如其名,一身尖锐的铠甲不说,我家根本不具备处理这货的技术,还要用矮人打造的特殊工具才能撬开它们的外壳,吃上一次比过太阳节还高兴。

“前两天刚处理的好的,很新鲜。”YOH笑眯眯地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了个羯子皮包下来,打算拆封。

“好吧,那我就帮你解决一点。”

我鬼使神差地说出这句话。

长老并没有教过我,龙族也和“峭壁”脚下那群小妖精一样善于蛊惑人心啊……

太可怕了!


---

我是第一次看到化成人形的龙族,头上还留着角,长袍下隐约能看到尾巴的,真的是第一次。

还以为他们可以完美地变成人形呢,结果也和我们差不多嘛。

坐在长沙发上的时候,YOH把自己的尾巴也一起放在沙发上,由于好奇,我一直盯着那条露出了一部分的尾巴。

怎么说呢,和蜥蜴有点儿像,不过圆嘟嘟的感觉就不太像了。我们羽人敢吃蜥蜴,但是不敢吃龙族,龙族不吃我们都算好的了,好像他们也不屑于吃……

据说龙族都是美食家,嚼着鱼干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传说没错。

但是啊,那条尾巴……真的好在意哦。

也不知道手感会是什么样的。

我就这么一边品尝着美味,一边盯着那条大尾巴出神。

“呃……好奇的话,要不要摸摸看?”

YOH撩起长袍的一角,这让我看的更清楚了。

其实我以前认为龙的身上都覆盖了坚硬冰冷的鳞片,就好比我正在吃的刺棘鱼,全副武装的感觉,不过YOH完全打破了我的定势思维,那是条看上去手感很好的尾巴。

那、那我就摸摸看吧?

“哦?要摸摸看吗?”陌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身后传来了巨大的压迫感,我感觉我的羽毛都支棱起来了,几乎是第一时间,我就弹起来退到窗户边上。

“HAO,你回来啦?”YOH对这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家伙说道,似乎很开心,所以吧嗒吧嗒地甩了一下龙尾,看来是认识的人。

哦不对,是认识的龙。

这位HAO根本没有压制气息的意思,所以不需要看,我就能分辨他的种族。

不是说龙族都是独居的吗?我又被长老骗了!可恶!

知道什么叫“惊弓之鸟”吗?我刚刚就现场表演了一次,这是我们的应激反应,保命绝招。

在剧烈的心跳声中努力保持平静:“我突然想起来有急事要办,就不打扰了!”

然后我腾得一声飞出窗户,YOH应该会帮我把周围的魔法撤掉。

一天中接连受到两次惊吓,我感觉又得掉毛了。



---

  • 时间线在人类学家之后

  • 八才巨巨没把叶带回去,反而是住过来了,不过两只换了大房子,还从城里搬到城外

  • 因为和哥哥一起住在外面可以很放松,所以叶的外形也很松懈

  • 叶要剧毒的指针果,其实是因为城里人类之间开始蔓延流行病,他要研究药剂,不愧是人类学家

  • 【我】只是个普通的鸟人羽人,基本上下位的看到上位种族都是这个感觉,虽然【我】因为种族问题胆子更小,简称怂。因为很挫,还有变秃的可能性,我觉得需要和我本人撇清关系

  • 羽人进去的时候,是因为叶知道有人要上门送货所以撤了结界,没想到这羽人要跑,所以没来得及撤掉出去的,进得来出不去就是这样来的

---

这是熊的涂鸦,我差点笑死,可以说很形象了





评论(1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