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12【现代篇】

  12


  如果叶什么都不知道的话,现在一定会听好的意见,第一时间向爷爷求助。


  可他对好的情况那么在意,又怎么会对现在的状况一无所知呢?


  叶转身离开的话,好必死无疑。


  为了避免这个最坏的结局,叶操纵起不太熟练的小鬼,布下漏洞百出的结界,其中一只小鬼被派去通知爷爷。


  叶想,要不是想尽早帮上忙,凭他懒散的性格,一定不会这么快掌握式神的使用方法。


  爷爷说过,好的能力依旧有失控的风险,和他本人的能力无关,重要的是情绪,对他们这样的小孩来说,情绪管理就和开关一样,适当地和外界接触有助于让心境更加平和。


  在决定将好带来三瓶山之前,爷爷语重心长地嘱咐了许多事,其中还有许多叶不太懂的内容,有一件事他却牢牢记在心中。


  万一好失去控制,在他对周围造成致命攻击之前,他的身体一定会先一步崩溃。


  叶无法用自己的实力压制好的暴走,但是外力的扰乱能够暂缓突然爆发的能量,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在渡过一开始的危险阶段,剩下的就是让好自己梳理紊乱的术式构成。


  用爷爷的话来说,言灵没什么好怕的,是术式的一种,不过这种术式特殊在由声音构成,而声音是由震动产生,也就是说,其实好使用的是一种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波动,他在无意识中将它们编写成一种术。


  好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说出第一句话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声,专心遏抑那股张牙舞爪的气息。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趁着好不能随便说话,叶再次袒露心声。


  他才不要接受反对意见。


  之所以能够忍耐艰苦的修炼,用令人咋舌的速度学会麻仓家驱使小鬼的手段,并不是因为分家那些家伙猜测的什么,麻仓叶明放弃能力不稳定的长孙,改将麻仓叶当下任家主培养。


  再辛苦,再累,叶只是想派上用场。


  好不容易才不用每天悄悄扒着窗户偷偷看那个也一样在努力的人,好不容易才不用在觉得寂寞的时候用被子蒙着头睡觉,好不容易才可以生活在一起。


  他不想再孤独一人了。


  正因为世上有一个和自己过分接近的人,那种孤独感才难以言喻的深刻,那是互相身为半身的证明。


  与其说不会丢下对方,不如说是不想被丢下。


  好知道自己应该保持冷静,就算他不省心的弟弟现在做的事和他的意愿正背道而驰。


  这家伙该不是专程气他的吧?现在的情况有多凶险,两人心知肚明,比起让他们都暴露在危险中,叶为什么就不能理智一点。


  比起去博弈两人那不到50%的幸存几率,选择100%让一个人活下来的选项,不是更划算吗?


  不能乱了心神,好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叶是信了麻仓叶明那套说辞,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才不肯听劝。自己言灵的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日益变强,好隐约感到这份力量的膨胀速度早已超过麻仓家的想象,也就是说,叶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我说最后一次,出去。”刻意避开人称,没有定向的言辞在范围扩散中最大程度削弱。


  因为不可能有下一次,这句话已经是极限。


  即使极力克制,在“出去”二次出口之后,语言化作一道细小的风刃,从叶七零八落的结界中渗出,割伤了叶的脸颊。


  风刃过于锋利,在切开肌肤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痛感,只片刻的功夫,觉得面颊传来一丝刺痛的叶抹了一把脸,食指上赫然染着血色。



---

回忆就是好啊,不用补充

这俩都不像普通小孩,因为他们并不普通,当然和生活环境有关,(原作也是四岁在修炼,爷爷还在灌输哲学……)别的我就不剧透啦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