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13【现代篇】

         13


  “呜哇,好危险啊……”叶把手指上的血随意抹掉,扬起眉梢做出后怕的样子。

  

  真要害怕的话,那就走。

  

  要不是好现在没法说话,他非要好好教育一下弟弟不可,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简直能把人给气笑。

  

  常常被哥哥数落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好的情绪,叶嘿嘿地笑了一声,完全无视眼下剑拔弩张的气氛地开玩笑:“难得有不用被你数落的时候,我得抓住这次机会。”

  

  叶支使的小鬼不断消失,回归它们原本的形态,一片接一片的树叶飘飘摇摇地坠落地面。每一片身上都有被利器割裂的痕迹,根据之前的情况来看,好的言灵变成攻击方式的时候,近似无形的刀刃。

  

  要是肉眼能够看到,或许可以避开。就算没有办法目视,经验老道的通灵人应该可以通过术式爆发时的动向判断方位,可惜叶还办不到。

  

  “就算被你骂,我也都当成关心了。”以前要是这么说的话,肯定会被好十分不屑地堵回去吧。

  

  除了爷爷,其他人连一句重话都不会对他说,至于夸赞有几分真心……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

  

  而一旦离开通灵人的世界,叶感受到又是绝对的疏离,普通人只会把他们这样身怀异能的家伙当做完全不同的生物。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下,叶在被其他小孩忌惮的同时,也被排斥在群体之外。

  

  “要是我们这次平安度过的话,就可以向大家证明你才是麻仓家的继承人了,分家的人暗地里说了很多有的没的,你不用放在心上。爷爷早就说过我不适合当麻仓家的家主,我也这么觉得。”就算好不介意这个位置归属是谁,能止住那些风言风语总是好的。

  

  叶始终认为好对他人的言行本能一般地在意,并且可以相当准确地从中判断对方的真实意图,虽然还不知道变成这样的原因,但言语原本就如同武器——即使它们不是言灵,也依旧有着相当的威力。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分散好的注意力,平时话不多的人开始滔滔不绝。

  

  不过叶没有放松警惕,一直有条不紊地补充小鬼的数量。

  

  他没有选择正面抗拒好的力量,凭借直觉将结界不动声色地嵌入到术式不协调的地方,强硬的做法只会被加倍的力道反弹,只有柔和地包裹、渗透它们,直到把运作的术全盘打散。

  

  “那么麻烦的东西,白送我都不要,我就想当家主的弟弟,然后过上悠哉的生活。”

  

  叶向后退了一步,以好为中心的事物都开始被言灵无差别摧毁,球形的空间甚至脱离了重力的束缚,在将地板洞穿之后,好没有随之下沉,而是悬浮在空中。

  

  这个不容任何事物的空间,正在缓慢地向外扩张,不断从好眼中淌出的血水让他整张脸看起来十分狰狞,脖子和额头有明显凸起的青筋。

  

  身体的崩坏只是时间的问题。

  

  与此同时,全力应对言灵爆发的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由于他将注意力放在追逐言灵的漏洞上,大大小小的风刃时不时就从结界的空隙中进行攻击。

  

  深深浅浅的划痕让他的浴衣开始浸出血迹,不过这样的痛苦比起失去好来说,算不了什么。

  

  还差一点,就只差一点。

  

  叶絮絮叨叨的发言,满是对未来的规划,在好听来就像是诀别。

  

  好紧咬牙关,用称得上凶狠的表情瞪向叶。

  

  如果时间退回半年前,叶的方法确实可以奏效,今非昔比,叶所认定的事情,完全是错的——好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不能用语言告知叶。

  

  好的能力就像失去上限一样膨胀,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就算叶得以在瞬间打破言灵,一切也不会如愿终止。

  

  言灵会在一瞬间再度反扑。

  

  到时候叶不会再有机会撤离,好甚至想过强行破开叶的结界,就算是死,他也宁愿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但是他连破除结界都不敢尝试,稍有差池,他可能会亲手杀死叶。

  

  该死的!


---

被熊安利了 THE HUNTER之后就一直在沉迷老年散步和佛系打猎,我差不多要废了

叶又在说要悠哉地生活了……

然而实际上——

叶:“我想悠哉悠哉地生活。”

好:“不好意思,十几年之后你都还在作死,没悠哉成。“

叶:“???”

好:“你不光当过家主,还当了式神,最后跑去黄泉了,现在都没回来。“

叶:“………………………………”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