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16-END【现代篇】

  16

  

  等叶再醒过来,足足有几个月的时间,他都没见到好。

  

  一开始爷爷还搪塞他,好也在接受治疗,需要修养,结果直到叶能下地到处跑,也没看到人影。

  

  叶受的伤不致命,庆幸的是虽然流了不少血,重要脏器都没有受到严重损伤,不过就算是恢复力很强的小孩,这一身的伤也够他在床上躺个把月。

  

  他的腹部留下了深深浅浅的伤痕,又不是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叶倒不太在意,以至于什么祛疤措施连想都没想,家里一帮男人更不会考虑到这个。

  

  躺在病床上的时间里,叶从爷爷口中知道了好失去控制的真相。

  

  地球的彼端,有一场全月食正在进行。

  

  他们无论怎么猜,也没有想到出现在另一半球的月食,也能对好造成这样的影响,而且还是在那场月食成形之前。

  

  是的,在日本根本看不到的月食并没有真正开始,好的身体就出现了异常。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就算是5月份出现在南美洲的月全食,也没有对好产生特别明显的作用。

  

  唯一的解释,就是好的能力在变强的同时,愈发的不稳定,与他本人的意志无关,而且这种不稳定的增幅大大超越了修行带来的效果。

  

  真不公平啊……叶想到,浅浅一句与意志无关,就将好做出的努力化为泡影。

  

  令人欣慰的是,听说好的伤势还没有自己严重。

  

  为了确保好的安全,爷爷当晚就把好送回了麻仓家,那个曾经呆了三年有余的房间,之后的治疗和看护一并在那里进行。

  

  17

  

  好把自己关了起来。

  

  叶经常扒着的那扇窗户,也紧紧闭上。

  

  好不容易才回到家中的叶,第一反应就是去好那里看看情况,不出意外地吃了顿闭门羹。

  

  也是,好那样的性格,恐怕短时间内都不会想见到自己了。

  

  其实他也知道,就算好没有自发性地窝进这间屋子,其他人也会向爷爷施压,半强迫地将他塞进去,看似保护实为软禁。

  

  人类的恐惧,有时候是很没有道理的,当他们开始害怕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再把对方当做同类,也不会再去体会那人的心情。

  

  就算隐约能察觉这样的对策对一个不到四岁的小孩来说非常过分,他们也会视而不见,人的本能教会他们远离危险,叶可以理解,只是感情上无法接受。

  

  “好,我明天再来。”

  

  再来做什么,叶自己也不知道。他还是留下这句话,并且在第二天化为实践。

  

  每次叶都会在窗下兜兜转转,就算见不到人也没关系。久而久之,窗外这块空地俨然成了叶的秘密基地。

  

  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叶坚定地认为就算好没有看到他,或许也知道他在外面。

  

  入冬之后,叶也经常靠着屋脚蹲在外面,就算里面没有半点动静,他还是喜欢自言自语上几句。

  

  得不到任何回应的叶也不气馁,本来也不算是来陪好的,硬要说的话,叶是在让好陪自己。

  

  就算身处偌大的麻仓家中,也依旧感觉不到归处的小孩,就在外面絮絮说着白天的见闻,直到积雪积在他的肩上开始往下落,他才抖抖兜帽上的雪花,说着“我明天再来”,然后搓着冻红的双手一路小跑进到檐下。

  

  等外面远远传来麻仓叶明的训斥,小屋的窗户才缓缓推开一条缝。

  

  “这个傻瓜。”

  

  屋内的人无可奈何地骂道。

  

  18 END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开春之后,冰消雪融。

  

  事情有了转机。

  

  为了应对下一次的月食日,麻仓叶明决定把好转移到位于东京边缘的别馆之中。

  

  叶自告奋勇要跟过去,当然被叶明一拳揍在头上,骂骂咧咧地阻止了。

  

  后来麻仓干久回来了,不知道和叶明说了些什么,只见老人唉声叹气地摸了摸叶的头,做出让步。

  

  这一年,是2004年。


---

小满结束了,接下来是芒种……其实现在夏至都开始了,我还在磨磨蹭蹭,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几段都是连续剧情,不存在的(自我安慰)

其实有上中下元,但是它们几个的时间距离是不同的,中元是盂兰盆的农历七月十五,下元是十月十五

我觉得我写的时间距离让大家有点晕,所以说一下,中间的时间到底在干嘛,以后会接着交代,芒种和小满接连的很紧密,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这是文中提到的几次月食……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