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芒种·螳螂生 1【现代篇】

  1

  

  黄泉和天堂,从根本上来说是类似的东西,撇去“地狱”这种在不同文化中有不同定位的归所,从功能上来说都是魂归之处。

  

  世人所贴的阴森可怖的标签有失偏颇,在进入地狱门之后,全无胆战心惊的画面,四周流逝的都是过去的时光。

  

  被熟悉带来的安心感包围,叶漫步向前。

  

  只是对刚才一晃而过的过去,他忍不住停下脚步夸赞了一句:“原来走马灯是这样的,好厉害啊……”

  

  那些故事的细节,包括了不少连他自己都记不清的部分,不知道这是大脑帮他储存在平时找不到的地方,还是说走马灯就是个储存世间万象的载体,现在不过是专程放给步入黄泉的亡者观看。

  

  人的记忆很容易受感情的影响,进行夸张、变形,越是重要的事,越容易在反复回忆的同时添枝加叶。

  

  “叶,你不走了吗?我还想看后续呀,后面发生了什么?”山兔的胡须朝前探了探,就算毛绒绒的脸上无法分辨表情,也能感受到它的兴趣盎然。

  

  叶戳戳它的额头,让它安分一些,免得一不小心从怀中落下。

  

  安顿好了这只小动物,叶很怀念地说到:“其实后来的事就很简单了,开春之后我们住到别馆,麻仓家的特殊的结界也迁移到别馆中,进行巩固和扩张之后,整个别馆就像个铜墙铁壁的堡垒。”

  

  佣人们在不靠近他们的同时,帮他们准备好吃穿用度,和好不同,叶可以随意外出,但他从来没有抛下好。

  

  “为什么这个人不理你,你还要缠着他呢?”山兔之前就因为这个问题困惑许久,一见有机会,就把内心揣着的疑问倒豆子一样的倒出来。

  

  “呃……”

  

  这不是一针见血的范畴,这是扎心……叶差点被山兔的话噎到说不下去。

  

  当初好次次都板着一张脸,也许就有不耐烦的成分,不过叶也没办法说什么,要是时光倒流,他一定还会做相同的事。

  

  叶如实告诉山兔他的想法,事到如今也没必要遮遮掩掩:“因为,放不下啊。”

  

  好没有朋友,对他来说或许亲人也算不上亲人。

  

  可是也不能全怪爷爷和干久那家伙,叶在成为家主之后,从爷爷口中听到和母亲有关的过往之后,只剩下满心五味杂陈。

  

  世事难料,造化弄人。

  

  这些字眼或许能概括尘封的过往,那些当事人才能体会的苦涩即是果,也是为往后种下的因。

  

  “因为他很可怜吗?是同情吗?”泰山府君大人时常说人类很有意思,人类会对弱者产生同情,可是动物不会这样,除了维持种族繁衍的亲情之外,弱肉强食的世界中并没有同情可以插足的地方。

  

  山兔很想知道,叶说的故事里是不是有泰山府君大人说的同情。

  

  “我还没有有余裕到可以去同情好,要说的话,是感同身受。”所以希望好能得到救赎,就仿佛这样也能拯救自己一样。

  

  外面的世界如何宽广,能理解自己的人,终归只有一个。

  

  叶没有告诉其他人,连爷爷都不知道,他在幼稚园的时候是被大家称为“鬼之子”的存在。

  

  被普通人排斥的人,被通灵人排斥的人。

  

  感受到的孤独何其相似。

  

  “在去别馆之前,爷爷告诉我们,5月5日有一次日本也能看到的月全食,麻仓家有自己的职责,所以没有办法随时守在我们身边。但是他信誓旦旦地说,好应该不会再失控了。”叶的眼神有些冷,爷爷应该知道些什么,至少好会被选中这件事,他们已经发现了苗头。

  

  爷爷没有说错。

  

  好没有失控,只是他去了世界的彼端。

  

  Farside,月光不落之地,只有非人之物才有资格前往的禁区。

  

  被现世排除在外的人类,麻仓好,其魂魄也不再被允许进入三界轮回。

  

  “小的时候,我以为他被带走的原因是脱离常规的‘言灵’,但是后来我想,或许还因为他的内心不堪重负,不是人类社会容不下他,而是他再也无法承担来自人类的恶意。”

  

  叶不再流连,从触手可及的记忆前走开,曾经让他心如刀绞的画面,早在十年的时间内反复咀嚼到失去了原本的滋味,所以再度放在他的面前,也不会为之所动。

  

  “住在出云民宿的那段时间,我提到我一直以为言灵是他被带走的原因,但是好的回答是‘之前我也觉得和这个脱不了干系’。”言下之意就是,当然还有别的理由。叶尽量不让这样的试探被好察觉,他的哥哥和他不同,就算头脑灵活,也懒得把才智运用到人际上来,只希望将来他察觉到这些不要生气,“我才能确定,他一直在被另外的能力困扰,这也是三岁的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提及这个话题,叶的心情就变得沉重起来。他想那个时候好或许是想对他坦白的,只可惜言灵爆发得不是时候。

  

  “诶?是什么啊?不要卖关子嘛……”山兔以为叶在吊胃口,急忙催促,就算看过叶过去的记忆,它也没有从中得到任何线索。

  

  “是读心。”

  

  叶叹了口气,眼眸垂下。

  

---

所以叶在旅笼屋那段日子特别沉得住气,是因为他一直在盘算……

那句话出自FARSIDE-立夏·蛙始鸣 1-2【现代篇】

  权衡之后,叶决定回归正题:“不过,我以前一直觉得那个是你被带去月背的原因。”

  “被带去月背的原因啊……之前我也觉得和这个脱不了干系。你要问现在能不能用,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威力怎么样就不知道了,要试一下吗?”好转动杯柄。

关于读心,大家可以重新看一下小满,里面很多地方都是双关,暗示好能读心(笑)

其他的我就不提了,但是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11【现代篇】这里,好是真的打算说……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原本早就做好打算的好,看到叶这样,不由得动摇。

  或许……他只是说或许,就算告诉叶也没有问题?

  这口气说得自己不是个小孩似的,叶投去微妙的目光,他总觉得自己不用说出口,好一定会看透他内心的嘀咕,也就干脆不说了。

  好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他看着叶不说话,很久才下定决心似地开口:“叶……呃!”

  刚说了一个字,好的腹腔升起一股灼热,那团高温仿佛要将他的内脏都烫熟,在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叶已经扑了过去。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