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芒种·螳螂生 3【现代篇】

  读心能力者最悲哀的地方就在于,在溺于恶意之后,很难凭借一己之力拔足前进。

  

  对好的所处境遇还没有全方面认知的叶,早早就察觉到好身上的异常,所以他一直想做些什么,即使再怎么微不足道,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地着急。

  

  “读心能力真的存在?”它从来都没有听过欸,连什么都知道的泰山府君都没有告诉过它类似的东西。

  

  该不是叶的臆想吧?

  

  至少从叶的记忆力没有看到任何……

  

  啊,找到了!

  

  山兔看到面前闪烁而过的线索,承认刚刚是自己过于武断:“原来真的有啊……”

  

  叶看到它已经发现了缘由,笑着摸了摸山兔的头:“在恐山遇到那位朋友之前,我也只停留在怀疑阶段。当时我就想‘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不幸的能力啊’。”

  

  那时他被朋友指责“多管闲事”,他也承认自己在多管闲事,看到朋友就像看到另一个好那样,他没法和其他人一样视而不见。

  

  也不知道同样不受控制的读心与言灵,究竟哪一个更不幸。

  

  而一出生便背负双重不幸之人,也确实……无法被现世所留。

  

  3

  

  在恐山一事之后,数十年的记忆都蒙上厚重的灰,不断重复的单调的日常,往返于固定的线路,就像单曲循环的歌曲。

  

  继承家主之位,从学院毕业,到创办事务所,日复一日地追逐着遥不可及的彼方之人。

  

  直到17岁。

  

  冰封的时间再度流逝,灰白的世界开始焕发原本的斑斓光彩。

  

  一切在那个赌局之后,重新归位。

  

  他的半身回到了他的身边,叶就像重新活了过来,错位的齿轮重新咬合,终于带动着生活的全部,一点点地向前。

  

  多姿多彩的生活持续了一年有余,叶的人生很快就走向暂时的尽头。当他看到画面中的自己推开地狱门时才醒过神来,突然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个隐隐绰绰的人影。

  

  影子只是个飘忽的轮廓,能大概判断与成年男性的身形相仿,和现世的阴影不同,它身上流淌着让人怀念的光辉。

  

  正在叶暗自打量时,影子开口了:“用肉身进入这里的人,并不多。”

  

  影子说的是“并不多”。

  

  “也就是说,也不止我一个,对吧?”叶很快抓住了影子话中的漏洞。

  

  事实也应当如此,许多有濒死体验的人都会描述自己看到的情节,他们大多会提到走马灯、迎接自己的亲人、灵魂的归处等等。

  

  大家看到的不尽相同,可能和之前叶在地狱门前遇到的情况相似,山兔也和自己看到了截然不同的风景,但终归有共通之处可以证明不是个例。

  

  那些经历了濒死体验的人毫发无伤地回到现实,才会留下众多记录,成为在现世流传至今的传说。所以叶一开始没有过分担忧踏入地狱之界后,是否可以安全返回现世。

  

  只是这样不明不白的依据,自然不足以让叶以身犯险,他还有别的倚仗。

  

  “真不愧是你,麻仓叶——麻仓家的后人,十分有胆量。”影子夸赞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还带上些笑意。

  

  恐怕任何人遇到这样莫名的夸赞,都会起疑。

  

  麻仓家和泰山府君的关系颇深,就连叶成为家主前后也多次进入祠堂供奉,这么一想,叶没觉得特别奇怪。

  

  “想必你来这里也做了充足的准备,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之前的笑意转瞬即逝,影子的语调很快冷却下来,用逼问来形容也不失妥当。

  

  对方比自己高出许多,由于身为人类更喜欢直视对方面部的习惯,叶抬着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影子。

  

  “我只有一个问题——”

  

  叶及其认真地发问。

  

  “泰山府君的换代,和我们有关系吗?”

  

  影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在没有办法用时间来度量的空间里,这样的停顿显得格外漫长。

  

  “无可奉告。”

  

  就像是做出了巨大的妥协,影子慷锵有力地吐露出这几个字,一字一字砸在叶身上。

  

  既然是无可奉告,而不是否定,就变相证明了叶的问题切中了靶心。

  

  那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泰山府君的换代,和麻仓叶以及麻仓好有着莫大的关系。

  

  看到叶变幻的表情,影子继续低声轻语:“泰山府君……已经尽力。”

  

  影子的表态已经很明确地在告诉他,泰山府君是为了你们付出了一切。

  

  没有解释缘由,也没有解释过程。沉重的气氛下,一切都那么不容置疑,扣向叶的心底。

  

  叶不知道泰山府君到底做了什么,但他隐约感觉得到泰山府君的好意。只是没有料到,这些好意的背后伴随着牺牲。

  

  他还记得那些看似随意的问话——

  

  “不要紧张,不是那么坏的事,既然你不担心去月背,这是迟早的问题,就算早一些又怎么样呢?”

  

  泰山府君早就为他们指明了最佳的去路,虽然那时他们不明白,这个选择有多么可贵。

  

  “因为并没有人告诉我这种事不能说啊。”

  

  或许连这句话都是谎言吧,为了不让他们心生愧疚。

  

  不,神不会说谎,祂只是避重就轻。

  

  泰山府君轻飘飘的几句话,早就泄露了玄机,祂将祂可以说的,全都向叶透了底。

  

  “不过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永别了,麻仓的后裔。”

  

  没想到这一别,却是真的永别。

  

  作为人类,叶不懂对泰山府君而言,换代是不是等同于死亡,但他还是不由得升起一股悲凉。

  

  泰山府君……就像面前的影子那样,总给人一种早已熟识,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怀念的感觉。

  

  那种心情,可能是缅怀。

  

  “能和现在的你说上这么多话,我很开心。”

  

  这是泰山府君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我也很开心。

  

  叶已经不能把自己的回应传递已然消失的存在。

  

  他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心情。


---

很多内容都是FARSIDE-清明·玄鸟至·下【现代篇】里的,记不起来的话可以看看_(:зゝ∠)_ ,这两天没写憋死我了……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