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芒种·螳螂生 4-END【现代篇】

  4

  

  不等叶心头涌动的情绪平静下来,影子又投下了一记重磅:“你们不要再轻举妄动,按照泰山府君铺设的道路走下去,就没问题了。”

  

  神与神的使者都不会说谎,或者说祂们并不具备这一机能,作为运行世界的一部分,对区区人类道出谎言,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面前的影子,不出所料的话是泰山府君座前的75位高官之一,它周遭散发的熟悉感和泰山府君如出一辙。它们也会随着泰山府君的换代而更替,就和叶怀中的神使一样。

  

  “不用多想。泰山府君原本就是天道运行中的一环,不过是嵌入了某些灵魂的人格,祂和我,甚至和你怀中的动物不同,究其根本不过是替换上另外一个人格,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叶没想到会被影子安慰,原以为泰山府君拥有人格就很令人意外了,高管们应当更加符合大道的轮转,结果竟然超乎想象的具有“人性光辉”。

  

  他有些明白这位泰山府君为什么只能在位百年不到,几乎和人类无异的思维与行径,可能对世道来说并不是值得称赞的事。

  

  影子的话应该还有后续,叶脑中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地闪烁,信息过多一时无法处理,所以他就像在发呆那样愣在原地。

  

  没有辜负叶的期待,影子果然还有事情要交待:“泰山府君应该告诉过你们要如何去做,如果你们愿意按祂所说前往月背,自然是再好不过。现在是叫月背,月球的背面对吧……”

  

  影子有些犹疑,它也是从别处听来的这说法,毕竟那位也不算细致谨慎,有什么谬误就不好了。

  

  叶抿着嘴角,他大概明白这个称呼来自哪里。

  

  “咳,之前有人说这是现今流行的称呼。”看到叶不知为何露出笑容,影子只当自己说错了,解释一句之后便带过不提,“总之,你们应该没有打算再度进入轮回吧?”

  

  叶干脆地摇头,时至今日还有那个想法的话,就不能算作食古不化,根本就是一种愚蠢。

  

  “我认为泰山府君的策略是对的,可以的话,我想和哥哥一起前往月背。”简单的话语背后有太多东西,孓然一身的人或许不会有太多感想,可偏偏叶并不是无依无靠。

  

  即使如此,他还是决定抛下一切。

  

  这是他做出的决定。

  

  无论是他们自身,还是对周围亲朋好友,再有甚者对整个轮回系统而言,都是最佳的抉择。

  

  这些都是他不顾好的反对踏入黄泉的理由。

  

  好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里,自然不会去考虑周遭人的安危,叶却无法置之不理。他们就算有通天的力量去反抗,最多也不过能做到独善其身,而他们的亲人与同伴,又会如何?

  

  依旧要进入轮回的那些魂魄,堕入地狱之后,会不会被他们二人拖累?叶无法做到为了一己私欲而牺牲他人。

  

  消极的结论始终盘旋不去,他一直想找到一个妥善的处理方式,最后的最后,他只有抱着一线希望来到这终末之地……如果是掌管生死的人,应该会给他明确的答案。

  

  影子露出孺子可教式的颔首:“那么你记好了,为了让你能够顺利前往月背,在下一个月食日到来之时,你将会和你身边那位一样,彻底从轮回除名。届时你的存在会变得相当不稳定,如果有人提及你的姓名,则不可回答,因为你已是‘不存在之人’,这是规避一些监测的捷径。只要度过月食日,你自然会明白前往月背的方法,实际上你的兄长一开始就知道,你可问他。”

  

  即使影子的言辞里许多让叶在意的东西,叶现在也不敢分心去细想,当务之急是将所有讯息依次记下,他不想因为一时分神断送了未来。

  

  “双子星落下之后,你们就不能流连现世,彼时新任的泰山府君继位,那个时候这黄泉就没有你熟悉的人了。在那之前,去和亲朋作别吧。好了,去吧,祝你好运,麻仓叶。”

  

  影子伸手一划,一条小径凭空成形,晃晃悠悠地出现在叶的侧面,延伸向远处。

  

  “小家伙,过来,不要再赖在麻仓叶的身上。”

  

  被影子点名的山兔,很不情愿地扭动身体,叶把怀里软软的生物向前递去,是时候道别了。

  

  影子稳稳地将山兔纳入怀中。

  

  “那个,我可以问一下吗?”叶尴尬地挠着头,这个问题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他只是想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我在这里到底呆了多久?”

  

  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若换算成现世的时间,约莫一月左右。”这里的时间和现世流速并不相同,仅仅是修炼的话是不会真的来到黄泉,一周足矣,不过麻仓叶在踏入黄泉地界之后,就已经不能按照原本的方式计量时间了。

  

  “哎呀……”叶哭丧着脸,他已经预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了,反正不可能有好果子吃。

  

  他要面对的一定是一场狂风骤雨。

  

  叶道过谢,快步走上那条小径,渐渐地,他奔跑了起来。

  

  那种心情应该被称为“归心似箭”吧,他想回去,想回到好的身边。

  

  在看过走马灯之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渐渐开朗起来,长期以来被自己当做执念的东西,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化为另一种庞然大物。

  

  难怪说旁观者清,如果不是这样从头到尾地梳理过去,他或许还要花很多时间才能辨别真相。

  

  呼之欲出的某些东西。

  

  他要亲口告诉好。

  

  5 END

  

  “我们也该走了。”影子目送麻仓叶离开之后,也打算转身离去。

  

  山兔没什么精神,它好想和叶再多待一会儿哦……

  

  说到这个,它想到另外一件事:“对了叶贤大人,为什么你不告诉叶你的身份呢?”

  

  “现在的他根本不记得我是谁,说了也没有意义。”影子摇摇头,看到叶还是老样子,他有些安心。

  

  “叶和他的兄弟感情真好,我的兄弟们在成年后就分道扬镳了。”非群居的山兔虽然还不太明白这种羁绊到底好在哪里,竟然也开始羡慕起来。

  

  因为每次叶看向那个人的时候,都很开心的样子嘛……

  

  “他们……不是单纯的兄弟情谊。”说到中间,影子有明显的停顿。

  

  他们两个人真是一点没变……影子喟叹起来。

  

  “咦?那还有什么?”

  

  “小孩子少问这些。”影子无情地拒绝解释。

  

  “……”山兔委屈巴巴地趴下,它明明就成年了。

  

---

囤了一天,直接一口气把芒种写完啦,接下来的夏至终于可以开开心心!

关于75位高官,也有72位之说,这里用的sk里的说法



评论(2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