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1-2【现代篇】

  1

  

  浪潮此起彼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循环不歇。

  

  虽然被麻仓家告知“叶出来之前,占卜应该会有所提示,所以安心等待便好”,好还是每天都站在峭壁之上守望着那个黝黑的洞穴。

  

  那里是黄泉之穴的出口。

  

  他们十八岁的生日那天还是立夏,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夏至。习惯在没有时间观念的世界生活的好,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漫长的时光了。

  

  原来等待可以这么煎熬,比他在月背的等待还要煎熬。

  

  似乎没有什么东西会亘古不变,特别是对渺小的人类而言,他们的喜怒哀乐对这颗星球而言都显得过分微不足道。

  

  所以麻仓好才讨厌神。

  

  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做足慈悲模样,却什么都不肯做。

  

  麻仓家还留有无数的秘密,其中包括干久对叶的安危的笃定。

  

  好甚至恶意揣测过,干久不过是为了抑制他这样的危险因素而做出的权益之举,可是那个男人的言辞之中却看不出这样的苗头。

  

  叶没有出事。

  

  双子之间奇妙的感应也让好从最初的焦躁变为安定。

  

  他只是等待。

  

  2

  

  “有的事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干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向任何人,他从那张和妻子有几分相似的脸上,追溯往昔。

  

  茎子心平气和地告诉他——

  

  “我们还有未来,可是他们没有了。”

  

  然后茎子还说——

  

  “我们的未来不是现在,他们的未来只有现在。”

  

  人类对神而言并不是那么无关紧要,作为无数生灵的分支,是地球迄今而至存在的数据的一部分,而这个部分,冥冥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是干久从那些可以称作荒谬的故事中,得出的更加荒谬的结论。

  

  好投去质疑的眼神,干久却不再继续说下去。

  

  “泰山府君说让你们问麻仓家,其实祂是在让你们问我。剩下的要等叶回来,我再告诉你们。”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不能。

  

  亲眼看到孩子们在痛苦,明明知道那些事情的答案,却无能为力的滋味,对一个父亲而言何尝不是酷刑。

  

  当年干久答应信守承诺的对象虽然是麻仓茎子,事实上却是身后操纵这一切的存在。

  

  决不可将所知之事转述他人。

  

  一旦失误,则前功尽弃。

  

  失去了妻子之后,他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付出了这样的牺牲之后,他怎么甘心失败。

  

  在无可奈何的事态发展下,同样千疮百孔的干久,选择了逃离麻仓家,保守这些秘密至今。

  

  “好,你现在已经无法读心了对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干久的话,好和叶明一时间表情各异。

  

  麻仓叶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也不知道干久所谓的“现在”是和什么时候对比,如果是和好的幼年时期……那么很多事就能说得通了。

  

  老人突然明白,好对麻仓家除叶之外的人为什么采取那样的态度,以及当年干久所谓的“叶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陪在他身边的人”,远比自己想象中含义深刻。

  

  不过叶明始终明白一点,他的女儿和女婿知道一些无法告诉普通人的东西。

  

  原本最担心茎子的干久,也不知是知晓了什么讯息,才放弃了爱人的生命——原本占卜的内容只是隐约提及生产之凶险,从来没有斩钉截铁地显示死兆,干久在茎子临盆前所表现出的态度,无论怎么看都像在于女儿诀别。

  

  干久从女儿那里得到的消息,才是整个事件中至关重要的核心。

  

  大概从女儿执意要将两个小家伙生下那时起,所有的事就有了定数。

  

  “叶告诉你的?”这是好的第一反应,他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以叶顾全大局的习惯来看,这种可能性极高。

  

  叶确实暗中试探过他,好早就注意到这点,却没有挑明。

  

  事实上,他很难猜对叶想做什么,大多时候叶想做的事都和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但从来没有一次是错的。

  

  包括那些看似在犯蠢的失误,好都觉得有一部分是叶刻意为之。这种现象在他们处理事务的过程中,已经不止一次出现,之所以要用失误来掩饰,或许叶明白自己不可能赞同他的做法。

  

  以完成委托的角度去看,叶没有犯错。

  

  叶只是不会把自己的事摆在第一位。

  

  也正是这点曾经让好忍无可忍,这些所谓的“正确”,对好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真要让他说个清楚明白的话,他可以断言,与麻仓叶相比,不要说麻仓家,整个人类种族的存亡,他都毫不关心。

  

  可是那样的叶,才是叶,才是他爱着的人。

  

  即使自己早已成为异类,好还是希望自己的心不要参杂异质,他不能去强迫叶,他选择了尊重,这是他的退让——虽然这不包括让叶进入黄泉之穴,对好而言,那种地方根本就是敌人的大本营。

  

  那些被你们供奉的神,根本不会对我们伸出援手,别傻了,叶。


---

赶在12点前了!

炖肉炖了几大千都没写完,还是先写这个吧……


夏至会写很多细节上的东西,收伏笔以及收感情线,所以估计又会有点长,总之慢慢来解释吧……

芒种的时候忘了说一件事,螳螂生不是别的意思,是取了螳螂的姿势很像祈祷,所以被叫祷告虫的梗,于是内容才是去黄泉那段


好就在这里等……顺便一说旁边就是灯塔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