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4【现代篇】

  4

  

  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险些被情绪的波动带向某个深渊。

  

  好定下心神,他早就不会轻易失控,但他的精神在月背的世界中已经变得扭曲,至少对人类而言,好明白自己的某些想法并不普通。

  

  为了不让叶看出端倪,好时常用儿时“温柔的好哥哥”来进行伪装,不过虚伪的面具已经开始剥落,叶应该在那个瞬间感受到了他对麻仓叶明货真价实的杀意。

  

  头也不回地离开,是个完美的答案。

  

  如果他潜意识中判断叶会为了亲人的生死留下,或许那一招,就能要叶明半条命。

  

  “的确,和黄泉之穴的坐标相同,茎子生产相关的事宜,被我们用特殊的术进行封印。”好能猜到并不意外,说不定他在知道黄泉之穴的事的时候,就已经确认自己的记忆被动过手脚。

  

  进行封印的是麻仓叶明,当时的干久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门外汉,面对刚出生的好他都受了重伤,这些他更派不上用场。市子木乃负责辅助,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只有这三人知晓。

  

  干久的推测是正确的,好确实早就猜到这层关系,他从最初就对麻仓家没有好感,任何事都报以怀疑进行分析,迟早会发现违和之处。

  

  好最初的设想是,麻仓家能拿出来做筹码的,无非是母亲难产一事,打打可有可无的亲情牌,人类社会时常出现的愚蠢做法。

  

  没想到的是,真相远比预计中来的血腥。

  

  就算自诩非人的好,也不由得多了感触。

  

  他可以说是亲手杀害了麻仓茎子——这个男人爱到骨子里的女人,所以之后只是不闻不问,都算得上仁至义尽。

  

  如果,好不愿做这样的假设,只是如果,让他心如止水地面对害死叶的凶手……

  

  呵。

  

  怎么可能。

  

  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那个人尝试一下何为生不如死,将失去叶的伤痛千百倍地返还到那人身上,这些都不足以消气,毕竟蝼蚁有怎样的下场又怎么可以和独一无二的叶放在一个天平上比较。

  

  “是为了对付我?”好不痛不痒地陈述事实,既然知道他会读心,想必这些处心积虑的伎俩都是冲着他来的。

  

  “也是为了叶。”就算之前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要把伤疤挖开,还是很让人迟疑的,干久的谈话虽然有很好的逻辑,但始终断断续续,“茎子是你们的母亲,叶迟早会学会占卜,如果不采取措施,他知道这些太早的话,说不定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

  

  干久的目的是让一切按照该有的方向进行,为了排除不必要的影响因素,连干久本人都不得不待在暗中行动。

  

  “但他还是知道了。”还把茎子的事当做阻拦自己的筹码,叶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说……过分精确。

  

  好有点头疼这一点,叶有时候比他还了解自己,在此之前,好完全没有想过一个完全不存在于记忆中的女人,竟然在关键时刻成为拦路石。

  

  这就是源自血脉的亲情?真是可笑,他的身体无论从哪里看,都不再是被称作“母亲”的女人留给他的。

  

  早已成为怪物队列中的一员,好不明白为什么他还会被这种幼稚的字眼束缚,或许他真的比想象中更接近人类。

  

  叶总是说“在我眼里,你也是人类”这类的话,或许那时候就料想到会出现眼下的情况了吧,这个人真是聪明到让人咬牙切齿。

  

  “为了将你‘赎回’,叶必须坐上家主之位,这种封印信息的方法也在他需要的资料中。”叶自发地破解封印,也完全在预计范围内,不再是孩子的叶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感情处理上的事,干久并没有干涉过多的意思。

  

  至于为什么叶一直不清楚黄泉之穴的事,只能单纯地证明这孩子一心扑在研究上,挂着家主的名头却一点不在意家主的职责。

  

  好在原本他们也不打算真的让叶去接手整个家族的繁杂事务,实际上麻仓叶明一直在叶身后一直支撑着麻仓家,才没有闹出大乱子。

  

  “你们什么都知道,还放任叶——”为了他失去半数的魂魄?“赎回”用得可真恰当。

  

  泰山府君当时所谓的“为什么你去月背的时候,麻仓家都不闻不问”,原来是这个意思。麻仓家当然不会过问,看样子还在事情发生之后还明里暗里为叶提供了“唯一的办法”。

  

  可谓是下得一手好棋。

  

  好那股无名的怒火不知不觉自胸口腾起,但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他最想责备的人无他,是对此无能为力的自己。

  

  麻仓家的布局没有恶意,但这种被神玩弄的感受非常糟糕。

  

  “那件事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的确知道很多,但不代表我可以做很多,就当是成年大人不堪入目的推卸责任吧。剩下的就是我刚刚说的,要等叶回来,才能继续下去。”

  

  麻仓干久无声地叹气,他的发言就到此为止了。

  

  而从中途开始就不再说话的麻仓叶明,叼着的烟杆中的烟叶,也不知什么时候熄灭。

  

---

  • 八才:我觉得我很温柔。

  • 叶子:你认真的吗,三月三你好像就做了奇怪的事?

八才逐渐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前面的剧情大多是叶子视角和路人视角,还看不出来八才这个人的内心世界有多那啥,其实他还是很疯的,占有欲强,对人类是真的很无所谓……叶当然是,知道的。

顺带问一问,还记得最早那篇的八才吗,会逐渐和那个感觉靠拢,毕竟两只要确定关系的话,就会用真实性格来写了诶嘿

-

这一章都是解释剧情,所以可能看的很烦很没意思,不过下一章叶就要回来啦……

顺便一说,爷爷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所以听到中间都不说话了,心疼爷爷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