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7【现代篇】

  7

  

  由于黄泉之穴的出口位于两块对立的崖面之间,所以在底部发出的任何声响,都会被两侧的石壁反射,直到声波在一次又一次的回弹中衰弱,才会真正消失。

  

  于是叶那句惊人的发言,就这么在物理作用下,形成了一句句的回声在谷地传播开来,荡气回肠,经久不息。

  

  正当叶还在为刚才石破天惊的发言悔恨不已,好做出的反应却完全超乎想象,既没有用怪异的表情看着叶,也没有嘲笑他跳脱的发言。

  

  而是危险地眯起了眼睛,这个动作叶不止一次见过,在好对某事报以极大恶意之时才会出现。

  

  “泰山府君的走狗对你做了什么?”好的揣测并非毫无依据,在他看来叶去了那帮混蛋的老巢,无异于羊入虎口。现在一回来就冒出这么奇怪的论调,也难怪他起疑。

  

  没有没有。

  

  为什么要说得他像被洗脑了一样啊,他不过是在重新审视自己的过程中,发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部分罢了。

  

  叶死命摇头。

  

  见叶的反应还算正常,好绷紧的神经稍微松懈下来,既然和泰山那边无关,叶的所言就值得好生品味了。

  

  只要是日本人就该明白,那句话不能随便说吧?

  

  “那你说的,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好乜斜着看过去,试图从叶的表情中找到端倪。不止一次幻想过他们互通心意,但这种场面来得陡然,就会显得诡异。

  

  叶继续摇头。

  

  他原本可没打算说这种事,只是口误,是的只是口误。

  

  即使在书上学过“人类的口误有很大一部分源于潜意识内的真实意图,真实和内心想法混杂在一起导致了这类特殊情况”,叶也打算暂时将这条知识弃之不顾。

  

  在叶的连续否定下,好算是明白他真的没有受泰山府君的摆布,但散发出的危险气氛不减反增。

  

  叶被这种氛围感染,总觉得气压顿降,自从刚才说了不该说的,他就有点不敢开口。然而再不开口解除误会的话,只怕是要越描越黑,于是心惊胆战地立刻补充起来:“虽然不是那样……也不能说不是,啊,总之……”

  

  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表述出原本的意思,叶突然觉得以往自己能说一段接着一段地说,真是厉害极了。

  

  被自己的失误闹得手忙脚乱的叶,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顾头不顾尾地解释。

  

  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惊慌失措过,以往的淡然一扫而光,脸上的热度也在徐徐上升。

  

  比起浑身的狼狈,这会儿精神上的打击更让他失了平常心。

  

  叶慌慌张张,晕头转向的时候,趁着他无暇他顾,好露出了几不可察的笑容。

  

---

腰疼……还有一章今天估计来不及了,明天贴好了……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