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8【现代篇】

  8

  

  冷静,他需要冷静。

  

  叶觉得这是需要严肃对待的事情,就算刚才他不慎说出了奇怪的话,让走向变得有点不对劲,也不能抹消他本该严阵以待的事实。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用奇怪的方式进行了告白,但他也不要让这份心情都跟着变成笑话。

  

  之所以会口不择言,思前想后,还是因为好的态度让人不安。越是急于修复两人间的关系,越是忙中出错,在捅出更大的漏洞前,叶强迫自己保持镇静。

  

  总会有的办法的,他们连生死都可以跨越,这些小矛盾算什么。

  

  找回自身节奏之后,叶郑重地叫出好的名字:“好。”

  

  “嗯?”好不动声色地应答,叶的转变他看在眼里,看来是恢复了常态。

  

  “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吗?”虽然还差最后的承认,自己的心意也暴露得差不多了,叶觉得他需要核实更重要的东西。

  

  “可以。”

  

  爽快的赞成可谓是宽宏大量,叶最担心的是好完全不愿和他交谈,要是连辩解与沟通都办不到的话,要解除心结可就麻烦了。

  

  还好,事态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如果是我误会的了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好了……”毕竟这种事很难区分,万一是自己的误解,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会弄得更加尴尬,所以提前为对方做好心理建设之后,叶把盘旋不去的问题摊在两人面前。

  

  “好,你对我……是那种感情吗?”

  

  叶始终无法确定这一点。

  

  就算按照人类社会的常识来说,他们的关系与普通的兄弟之情显然有所区别,但也不意味着,这些感情的指向就是他所期待的那样。

  

  好和正常人不同,他没有太多正常人的生活经验,也就造成他对社会准则的理解一直十分暧昧,通过两年的适应,许多人际往来的规则,好大多也是靠天生的敏锐直觉在处理。

  

  所以,对这样的好来说,那些行为有着怎样意义,叶是无法断言的。

  

  或许就和最初的自己一样,许多感情搅在一起之后,慢慢剔除多余的部分,才能发现隐藏其中的本心。

  

  叶担心,当好将无关紧要的部分剔开之后,会发现剩下的,不过是扭曲的执念与责任的残骸。

  

  “哦?”好一挑眉,让叶的心脏不轻不重地揪了一下。

  

  在走出地狱之后,叶并没有马上抵达黄泉之穴的出口,而是和普通的修炼者一样,走上了漫长的修炼道路。

  

  在漆黑的环境之中,四肢的感觉逐渐消失,最终只余下脑中的理智,不断地来回冲击。

  

  不知道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中,磕磕绊绊地行走了多久,叶的想法也逐渐开朗明晰。他想着,哪怕是好不肯接受,他也该将内心的想法挑明。

  

  这样做必然要承担相应的风险,很有可能二人就此分道扬镳,或许,好也不会再执着于让他一同前往月背。

  

  叶甚至觉得自己的做法很蠢,他只要不动声色,就可以毫无阻碍地享受到哥哥的宠溺,可他非要说出口,不是蠢,又是什么?

  

  但他还是鼓起勇气面对这一切,所以最初,他是打算先向好道谢的,感谢好这些年的照顾,以及自己的作所作为,并不要好去负担什么责任。

  

  是他一己任性罢了。

  

  只可惜叶的开场白一不小心就变成了一次乌龙事件。

  

  “现在才问这个,不觉得太晚了吗?”虽然说为了尊重叶的意思,好没有直接将自己的感情暴露出来,但他也没有特意收敛。

  

  最初还以为,以叶的聪慧,或迟或早会发现他的心思。

  

  谁知道叶不仅没有发现,还将所有混为一谈,被亲情与执念的混杂物摆弄至今。好知道自己的弟弟算不上勤奋,却没想到他能在感情上懒惰到放弃了去分辨个中细节。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叶眨眨眼,琢磨无果,歪着脑袋继续想,又眨了眨眼,然后灵光一闪。

  

  ——也就是说,是他想的那样了?

  

  心脏的剧烈跳动通过胸腔传来,血液的快速聚集让他有点晕乎乎的,叶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反应,他还没忘记之前自己没有回答的问题。

  

  “那、我也一样,呜哇……”说完这句话,叶迅速地蹲下身来,把头埋在膝盖上,他猜自己的上方已经在冒烟了。

  

  他已经耗光了所有的勇气。



---

之前说过夏至会很长,是因为感情戏,太多了…………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