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夏至·乃冬枯 9【现代篇】

  9

  

  原以为承认自己的心意是件容易的事,叶曾经还被贴上“过于直球”的标签,万万没有想到,直率地说出真实想法,会让人如此面红耳赤。

  

  “起来吧,有人来了。”

  

  好的声音很近,近到叶都怕对方听到自己的心跳。

  

  叶慢吞吞地把头从膝盖上拔出来,就看到好对他伸出了手。

  

  时间倏地就回到桃花开得正好的季节,去年的三月三日,也是极为相似的的情景,在叶窘迫不已的时候,好对他伸出了手。

  

  那时他们相视一笑。

  

  仿佛有他在,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好全然不在意藤原夫人惊诧的目光牵起叶的手,仅仅是遵从本心,所以叶也随着他,自然而然地将手叠了上去。

  

  不用理会偏见,不用理会世俗,不用理会除了彼此之外的任何事物。不含任何杂质,单纯又纯粹。

  

  他可真是迟钝,应该早些发现的,无论是自己的感情,还是好的感情,都在很早之前就显露了端倪,他却熟视无睹。

  

  这一次,不一样。

  

  叶将手递过去,两人的手扣在一起,他想,除非是好放弃,他绝不会主动放手。

  

  好只是轻轻一拉,就把人拽了起来。过轻的重量时刻在提醒好,叶的体质与常人不同,由于赌约生效,叶已经失去了一半魂魄。

  

  是为了他。

  

  等好气急败坏发现的时候,叶付出的代价已经无法收回,好对自己许诺,绝不再让叶受到一丝伤害,他才一次又一次对叶的铤而走险大动肝火。

  

  还好,有惊无险,叶完好无损地归来了。

  

  等叶一站定,就看到远处藏着一个怯懦的人影,短发女孩正在山谷转角处犹豫不决,似乎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他们。

  

  发现叶已经看到自己,玉绪知道再藏下去也是掩耳盗铃,便磨磨蹭蹭地走过去。

  

  “叶明大人说你们一直没回去,所以让我来看看情况。”她红扑扑的小脸上余温未散,和此刻的叶如出一辙。

  

  叶警觉了起来,该不会……

  

  “刚才的,你听到了……?”叶问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声音都在颤抖。

  

  “……”玉绪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叶,又瞄了一眼好,在确定自己实话实说不会有问题之后,用细若蚊嘤的音量说道,“嗯。”

  

  哎呀,之前在出云大社就在奇怪了,没想到两位真的是这种关系,不知道今天煮红豆饭还来不来得及。

  

  叶脸上刚消下去的热度马上又蹿了上来。

  

  “好,你——”叶想说你怎么不告诉我。

  

  好拥有超乎常人的五感,肯定早就就发现玉绪到附近了,但他只字不提,直到一切尘埃落定。

  

  话还未出口,叶马上就反应过来,不是好不提醒,而是这个事态正合他意,是蓄谋已久、故意而为。

  

  为了安抚好,叶准备的一肚子说辞都没有用上,反观好之所以那么容易说通,估计就是等着这一出呢。

  

  不如说这才是来自好的“惩罚”。

  

  原本就理亏的叶,此时此刻也不能去指责好,只好硬生生把苦果咽了下去,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算了,回去吧。”覆水难收,被听到也就被听到了吧,叶本来也没打算要遮遮掩掩,生在文化倾向内敛的地域,他只是不习惯外露自己的感情,特别是这种头一遭的感情。

  

  “叶,欢迎回来。”

  

  好终于补上了最初就打算回应叶的话。

  

  雪霁冰消,他坦然地庆贺叶的归来。

  

  啊,差点忘了这件事。好不容易松懈的心弦又稍稍绷紧,这件事迟早会被察觉,不如趁着好心情不错,老老实实交代清楚。

  

  叶稍作嚅嗫,轻咬下唇后抿出一个浅笑,竖起食指挡在好的唇前:“暂时不要叫这个名字。”

  

  好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从交握的手势中抽出,下一刻已经反手抓起叶的手腕,魄力惊人地逼问:“你又做了什么?!”

  

  就算在脑中模拟过好的反应,叶还是没想到会出现这么过激的状况,也被好的动作吓了一跳。他似乎把这人搞得有些神经过敏了,心下责怪起自己来。

  

  “这次不是坏事,真的。”叶认真地注视好的眼睛,没有躲闪和隐藏。

  

---

虽然现在还能叫叶的名字,月食之后才是真的不能叫了,但是叶打算,趁现在直接说清楚,免得有瞒着八才的嫌疑

熊的漫画也到三月三的牵手部分了,死活都要今天一起发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