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10【现代篇】

  10

  

  “大概就是这样。”把从地狱门后得到的情报,向大家一一说明之后,叶侧眼看了眼好。

  

  在回来的路上,叶就把遭遇的林林总总都告诉了好,由于担心好对泰山府君的排斥影响好的判断,他还特地将自己的分析一并解释。

  

  原封不动地还原事由后,按理来说不存在任何会惹好生气的要素,但是好的表情一直犹如乌云笼罩。

  

  哎,也不知道在和什么较劲儿。

  

  最初叶还想方设法地转移好的注意力,几次试探无果之后,也就放任他去了,说不定给出一些时间和空间,好自然会开口告诉他呢。

  

  “下一次月食是7月28日,不出意外的话,那一天开始你的名字就会变成禁句。‘双子星落下’,应该是指双子座流星雨,这个的具体时间需要查一下……”干久很快就抓住了叶话中的核心,按部就班地梳理起来。

  

  由于一直在关注两个小家伙的事,干久对每个月食日的时间都烂熟于心。

  

  不必要的资料则完全有不同的待遇,即使双子座流星雨每年都会固定在12月发生,但他很少涉猎,也只知道个大概情况,想要知道其发生的具体时间还是需要借助资料。

  

  “刚才在路上我们就查过了,极大值的日期是12月14日。”虽然得到的原始信息,乍看之下说的不清不楚,仔细斟酌之后,就能发现那个指代具有唯一性,根本不需要花时间去推理,所以叶在黄泉之穴的通道内就得出了和干久一样的结论。

  

  那影子说话的腔调和措辞都很特殊,是生活在以前的人也不说定,不过自称奇特的叶似乎也没什么资格去说别人。

  

  通常双子座流星雨的发生不是一日,而是一个时间段,流量峰值前后时间都会算作发生日。

  

  进入黄泉之穴的时候,在SHAMAN学院的教育下,深知电子产品可能会对磁场产生一定影响,因此叶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联络设备。

  

  他之前也是顶着压力,向板着一张脸的好借来了手机,飞快地连上网络进行一番搜索。

  

  “哼。”一直没有发话的叶明冷不丁地哼了一声。

  

  干久和叶都是一顿,不约而同地看向叶明。

  

  “父亲,请问有什么地方不对吗?”看叶明一副不打算多说的神情,干久很快察觉到了岳父的不快,旁敲侧击地问了起来。

  

  显然老人针对的不是刚才他们讨论的内容,而是别的什么。叶明的这个态度在之前就有了苗头,干久也隐约猜到了一部分,直击中心可能会造成不愉快,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种老骨头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叶明话是这么说,言语中的重点却完全不在这上面。

  

  麻仓家出过很多架海擎天之辈,也没见过这么胡来的。

  

  联系之前的事,女婿很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就算他有知情不报的理由,叶明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再看看自己那两个孙子,也没一个省油的灯,去月背说得像远嫁他乡似的,那是那么简单的地方吗!能不能省亲都是个未知数,咳,这个比喻好像不太恰当,但事实也差不多。

  

  结果就是看着那一大一小一脸淡定地讨论就来气。

  

  抽着烟的老人瞅了一下对面同样黑着脸的好,有种同病相怜的心情,他总算明白被家里人背着串通一气是个什么感觉了。


---

FARSIDE的走向越来越搞笑了……啊哈哈

月食日和双子座流星的时间都是三次元的,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




最后,听了大家的意见之后,还是决定保持这个更新模式,感谢大家的反馈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