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RPG (下)

6

这到底是个什么展开?

面面相觑的众人完全被叶的台词当头一棒打懵了,说好的友军背叛危机四伏突然变成了家庭伦理发展?

剧情跨度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和之前一样,谁都没有动作,但这回的理由不太一样,摸不着头脑的人们除了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没有半点反应。

可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发生的一切,如同当场被告知我们所在的天体并不是宇宙中心这一事实那样,让人惊愕到哑口无言,以至于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高台上的魔物微微抬起下巴,倨傲地眯缝起眼睛,睥睨众生。

“他”说道——

“我准许。”

“嗯。”叶像得到糖果的小孩那样开心地点了点头。

一踮脚,巨大的烟尘从他落脚的地点腾起,随之而起的是那股馨香,与隔断视线的尘埃一并暴起,纷纷捂住口鼻的大家随即明白,异香的出处不是魔物而是这些植物。

队伍中博学之人已经大着胆子蹲下身仔细辨别,发现铺陈地面的枯枝草叶全是些寻常香料,那座高台目测也是同样的材料筑成。

这个量非同寻常,如果不打劫香料商的运输队,要集齐足以铺满山坳的香料,就必须在大半个山脉中搜集个底朝天,就算派出数个小队在山中逡巡也无法很快集齐。

等烟雾散去,叶赫然已经出现在高台之上,与那只魔物比肩,视之前的包围圈若无物。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此处的构造恰好有天然的扩音效果,高台上的对话每个人都听得分明。

“哥哥,抱歉。”

不不,你对你哥举着剑,怎么都不是抱歉的意思吧?

“哼。”

哼是什么意思啊哼,好歹也是我们钦定的魔物,给点别的反应?

“不要怕,不会有事的。”叶转头对众人说到,一如既往的温柔安抚,让大家陷入一点恍惚,要不是面前的场面实在不对劲,他们肯定要被少年和煦如风的笑容蛊惑。

不过,这是对我们说的?

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就不能放他们先出去吗?

叶好像也不在乎他们的反应,在一众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他的刀刃穿透了魔物的身体——

赤红的血似乎从他体内流出——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澄澈透明的火焰自他的伤口蔓延,一瞬间就点燃了高台,木柴哔剥作响,深处大火中心的两人刹那间就被吞没。

火光很快就燎烧到人们眼前,大家都绝望地闭上眼,却发现他们完全感受不到应有的高温,眼前的光景就像无伤大雅的幻象,空有恫吓他人的表壳。

山谷里的香气都像活了过来那样,随着烧灼骤然聚集,伴随着余烬冲天而。物极必反,人类的鼻子足以在这种情况下失灵,出人意料的是,比起单纯的铺设,被火激起的香气更让人本能地追寻,那种如梦似幻的美好气息,难以描述,所有人却在同一时间明白这是一生仅一次的际遇。

用东洋的话来说,或许就是“一期一会”。


-

7

当谷内的一切都化为灰烬之时,火焰终于消失殆尽。

高台一并夷为平地,叶有些笨拙地从一篇废墟中爬出来,免不了碰了一脸的灰,鼻子上一点黑让他看上去滑稽又可爱。

“叶!!”女孩首先发现了他的动向,很是兴奋地朝他招手,和心思慎重的人不同,她的脑子不那么灵光,既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对叶有敌意,也不明白他们现在在怕什么。

反正不都没事吗,叶还是叶,有什么区别?

看到女孩在招呼自己,叶有点惊讶地抬头,然后做出了回应。

女孩发现叶的肩头出现了一只毛羽色泽格外鲜艳的雏鸟,很是高傲,眼神也不太友好。要问一个脑筋不太灵光的人为什么能观察得细致入微?她生物的善意和恶意都很敏锐,说不定是野生动物的本能使然。


-

8

“大家要是听说过凤……这边是叫不死鸟吧?”叶不是很确定文化差异下的同族要如何称呼,总之说了个可能的叫法,“要是知道的话,大概就能更好理解我们的情况了。”

不断浴火重生的生物,每当死期来临,与天地联系紧密的种族就会本能地前往重生之所,用芬芳草木筑巢而焚。

“其实我们每次重生都是相同的时间和地点,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哥哥比我早这么多。当时我有事出门,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哥哥大概以为我会感应得到,等我回家之后,才察觉事情不对。”然后就是急急忙忙地出门,慌慌张张地四处查探哥哥的去除,横跨飓风作乱的大洋。

倒不是叶非得出现在哥哥的重生之所,但是他要是敢不管不顾,那人恐怕又要闹上百年的别扭。

杀死彼此的行为或许对人类而言十分残忍,可是在他们眼里无非是习以为常的仪式,特殊的行为背后是相互间的绝对信任。

他不过是赶到的时间稍微晚上一点,哥哥就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了,还把讨伐队伍都吓了个够呛。当时的情况,就算他自爆身份,估计也没有人会相信所谓的“魔物”其实是祥瑞的象征吧。

作为百鸟之王,奴役其它鸟类帮自己筑巢的行为,大概也能算得上魔王了。他们不用那么大的排场也完全没有问题,香木自焚说白了是一种象征,多少不拘。

“哎,别啄我啊,我哪里说错了吗?”叶缩着脖子躲避雏鸟的制裁,还不明白自己哪里做的不妥。

笨蛋,你和她说这么多干嘛?

雏鸟,也就是叶的兄长“好”,对叶的详细解说不屑一顾。

“欸……所有的不死鸟都长这样?还是只有东洋的长这样?”其实女孩更好奇不死鸟的成长状况,没想到传说中的生物还能化作人类的外形,而且,这只鹦鹉一样的小家伙哪里像威风凛凛的不死鸟啦。

女孩显然已经忘了自己被高台上的黑发“魔物”吓到腿软的经历。

“应该有地域之差吧,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很少遇到别的同伴,但是看人类的长相肤色也有很大差别,或许不死鸟也同样。

“啊啊啊——”叶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雏鸟箭一般地冲到女孩面前,对着她光洁的额头狠狠一啄,然后出现了上述悲鸣。

然后一人一鸟在酒馆的大厅内一来一往打得有来有回。

叶感觉凭自己一己之力是无法阻止他们了,索性什么也不说,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果汁——

“噗!!!”

点好的果汁不知被谁偷偷换成了烈酒,或许从一开始这家酒馆就不存在名为果汁的东西,他们把用水果酿好的东西取了个迷惑人心的名字,一心观战的叶竟然没有用嗅觉发现这一点,直到液体入喉。

他要赶紧离开这个把酒当水喝的地方。


---

end

---

其实本来是个傻屌梗,就是想写搞笑发展,然后觉得rpg模式很好玩,就用了这个模式

【=!RPG】的意思是【不等于RPG】,就是隐喻两只虽然有重生点,但是不是rpg游戏哈哈哈(真冷

熊猫酱:哈哈哈散发出香味的巨巨,四舍五入已经可以吃了

↑之前熊的评论,我说神预测,就是因为“不仅散发出了香味,还传出了烧烤的味道,嘎嘣脆的感觉更好吃了”(不是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