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11【现代篇】

  11

  

  老人隐晦的视线没有在自己孙子身上持续太久,就被迫收回了。

  

  因为对面露出了再明显不过的“不,我们不一样”的表情。

  

  叶明险些升起教育这小子的想法。

  

  哎算了,好肯定不会像叶那样老实听他唠叨,不切实际的设想先放在一边,麻仓家的小辈从来就没让人省心过,可能他们基因深处就被铭刻了奇怪的固执,司空见惯之下都是无奈,反倒是入赘的小子最好说话。

  

  “不告诉父亲是茎子生前的交代。”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决定把往事和盘托出的干久,坦荡地暴露和妻子的约定。

  

  干久被妻子反复叮嘱,要把出现意外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信息封丨锁尤其重要。泰山府君自然会让重要事件化作不可窥视的天道,未来不可不算,人心却很容易露出纰漏。

  

  越是靠近事件中心的人物,越是需要当心的对象。除去好和叶两个当事人,就是将与两人相处甚密的叶明,在读心能力者面前,藏匿的任何秘密都会无处遁形。

  

  “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听到是女儿的决定,叶明不再深入。

  

  多年过去,茎子的事始终是一根刺,身为通灵人他早已看淡生死,不过人的感情却不是看淡二字那般简单。

  

  时间冲淡的只是不成熟,治愈一切?纯属无稽之谈。

  

  每当梦回往日,看到女儿的音容笑貌,当老人从撒入微亮天光的卧室起身时,湿润的眼眶可以擦干,却骗不了自己。

  

  叶明没有质疑他们的做法,事出有因罢了。

  

  只是总被人瞒着,特别是被亲人……还是会很失落。

  

  一旦话题越过某道界限,就有踩中雷区的效果,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眼见气氛开始变得奇怪。

  

  叶略作思忖,单刀直入地切入新话题。

  

  “说到这个,关于月背的赌约,万太给我提供的方法,也是你给透露的吧?”平时也会叫父亲“那家伙”的叶,这个“你”当然指的是干久。

  

---

这几天都摸RPG去了,月背一直没更,先发段不长的,后面一段比较长,就之后再一起了……

每天都在和屏蔽斗智斗勇……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