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东方既白 1

2014年的圣诞节,三小时我肝了一万字的【永夜】,然后放置了,现在想想简直人生巅峰

2015年6月补了600字,永夜部分完成(别问为什么600字拖那么久,时间观念很混乱的人是这样的哈哈哈)

当时标题写的【永夜·上】,然后感觉没有【下】怪怪的,我就当做完整的文发了

其实【东方既白】才是【下】,才有整个事件的真相……

今天正好休息一天,来极限码字一波,写到哪里算哪里,如果刷屏的话请不要拉黑我_(:зゝ∠)_

(当时也说过这个文风太中二了,以后也不会有,所以不要吐槽文风)

---

  1


  神明轻柔地抚摸着怀中的猫,任性的生物在他怀中撒娇,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着神明手心,神明若有若无地笑了,他曾经很爱笑,因为有人说过,只要看到他的笑容,哪怕世界都在与之作对,也可以无所畏惧。


  “股宗,你知道吗,你也是有前辈的。”神明还是人类的时候,曾经经历过穷困潦倒的生活,即使之后被奉上神坛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记忆中最鲜活的还是那些相依为命的苦日子。


  老妓女对两个半大的小孩不止一次地表露态度:“哼,要不是我的猫死了,谁要养你们两个小子补缺,等我把金块拿去卖了钱,也顺便把你俩卖进窑子。啧,就这皮包骨,也没客人看得上,多吃点!”


  后来神明知道老妓女从前养的猫叫“股宗”,女人没有把股宗的名字强硬地套在两人头上,没有卖掉金块,也没有把他们卖进窑子,而是病死在床上。


  气若游丝的老妓女到最后都倔强地可怕,不许他们随意变卖仅有的家当换取药物,她或许早已察觉到两人的身份,四处张贴的悬赏与嗅觉敏锐的探子已经将手伸向花街柳巷,女人却始终把他们当做应该一辈子活在阴沟里活下去的老鼠,肮脏,惹人生厌,但自在逍遥。


  “第一任股宗是她的猫。”神明掰着手指计算,股宗之名是一种传承,“第二任股宗是我和他,第三任股宗才是你。”


  神明抱着猫,长袖一拂,斗转星移,漫天繁星顿消,天边泛起的鱼肚白伴着柔和的橘光,柔软的风刮过草地,掀起一层层的绿色波浪,连绵不断地朝远处去了。


  他们没有躲躲藏藏地待在地下世界,而是走向了光明的一侧,而强光下的黑暗才是最深刻的,年幼的两人一开始就明白这些意味了什么,只是在所不惜。归处比来处更为重要,对活着的人而言尤其如此,老妓女值得世界上最好的安眠之所,她是唯一见证他们“人类”一面的人。


  在女人眼里,没有什么神魔,有的只是两个畜生一样的臭小子。连他们自己都将自己嵌入其他人敲下的模板时,女人粗鲁的言语让他们维持着“自己”。


  只是无论是什么,依旧敌不过血统的支配。源自血脉的冲动十分狂暴,以绝对之力击碎了他们的自信以及高傲,一开始就没有对抗与挣扎的余地,犹如既定的命运,写好的剧本嘲笑着他们的努力与誓言,没有人可以从中挣脱,对左右世界的战争而言,他们的人格就是微不足道的计算错误,可有可无,在狼烟燃起前,放任他们逍遥不过是一种伪善式的弥补。


  风吹乱了神明的额发,也将那人的头发卷起,映在朝晖下的发丝偏着赤色,衬着苍白的肤色更有几分冷寂。叶怀中的猫儿乖乖地跳到地面上,紧跟在他身边,它看到神明伸出手,勾起那人的一束长发,将它们别到耳后。


  “哥哥,我来看你了。”


  股宗第一次看到神明露出微笑,只是这样的笑容过分寂寥,连猫都看不下去,于是它安慰似的蹭蹭神明的脚踝。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