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东方既白 2

  2

  

  在麻仓好的眼里,率先觉醒的人是麻仓叶。

  

  事实上麻仓叶的觉醒不过是临危之下的自保,非自然发生的强行觉醒对身体造成了极大负担,超越人类身体负荷的异变让他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好在与他同生共死的血脉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载体,不惜让宿主陷入极大痛苦,也强行改变了叶的体质,让他不至于在对峙宿敌前死于觉醒。

  

  筋骨撕裂的感觉不好受,将身体的每一处数次撕开再重组的感觉更不是常人可忍,血管的位置不断迁移,几番错位的身体构造让他一度看不出人类的外形。外物的干涉被全数排斥,任何止痛药物都失去效用,连昏迷都做不到,头脑无比清醒的人遭受的苦难远甚任何一种酷刑反复执行。叶不是没有想过一死了之,可惜别说是周围伺候之人不会听从他的请求,这具身体也不可能让他的自杀顺遂,身不由己,连生死都无法自己选择。

  

  死亡是冰冷而安谧的,叶感受到的是由内向外的炙烤,岩浆一样的血液四处游走,沸腾的大脑好像是在确保他的生机,全力维持他的意识清醒。经过几十个小时不间断的折磨,叶想,倘若他是魔的话,也会因为想转移这种突破人类极限的疼痛,而打算报复全世界吧。


  有如此想法的他,也确实更为符合“魔”的定义。叶对人类没有恶意,单纯地认同人类的本性,人类就像癌细胞一样在地球上扩散,傲慢地蚕食一切,这些源自作为人类这种生物的本能,他们注定要遵循一种法则繁衍生存,就像将诅咒刻入基因的他们一样,受到世界意志的摆布。

  

  对人类的喜爱,同样没有在叶的心中萌芽。如果叶有朋友的话,叶或许会为之侧目,在对同族的共情作用下为了人类命运而奔波,听上去很不错,但这也仅限于当他扮演人类角色,认为人类的未来才是未来的时候。

  

  凡事没有如果,他没有朋友,他只有好,他的同胞哥哥。世界的安危,人类的存亡,乃至自身命途,全被抛诸脑后,放在第一位的只有构成他生命之人。

  

  叶很客观地认定,自己的温柔是有条件的,至少是利己主义。这大概与他们的生长环境有关,蜿蜒至今的道路上,他们踏过的是无数人的尸体,目及之处便有两位女人的亡灵,目所不及之地,也有四大家族为确保未来利益同其他势力争夺后落下的斑驳血迹,叶选择视而不见。

  

  对人类有着期望,才会引发出对人类的失望,他们一同诞生,一起成长,看到的东西却截然不同。他们不同的地方有很多,多到大多数人不会去仔细分辨他们到底有多不同,正如他们不会注意到他们有多相似。当事者之一的叶迷惘不已,好其实很喜欢人类吧,喜欢到叶都苦恼起来,如果他是神的话还好,至少不会与他的初衷相悖,但若成魔……

  

  “不过我觉得,我是魔的可能性比较大,你说呢,我的弟弟?”

  

  “谁知道呢?”

  

  真正温柔的人从不会发觉自身的温柔,毫无自觉总爱为自己带上恶人的面具,说着跋扈的狂言,认为人类是何等愚蠢与渺小的同时,又用一种守护的姿态将他们护于麾下,和永远挂着笑意看着人间疾苦的叶不同。


  不过是看了他人演绎的场不温不火的戏剧,当或喜或悲的结局进入到尾声,叶也只会收起手中的吃食,思考帷幕落下后他要如何将见闻当谈资告诉好,从不贸然插手,也没有用高高在上的态度俯视众生,却是最为冷漠的一方。


  叶希望自己成为被众人厌恶的那个魔,哥哥就可以保护自己想要的,哪怕代价是杀死自己。可这也同样满足了叶的愿望,根本没有任何人违背自己的意愿,皆大欢喜的结局不是么?天生的王者应该学会为了臣民斩杀威胁自己统治的恶魔,叶甚至都不用刻意表演,人类的死活于他原本就不痛不痒,只要展现出这一面,想必哥哥也能下定决心,利落地斩下魔的头颅,告知世界他才是最后的胜者。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