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东方既白 3

  3

  

  当他在井边看到真正的恶魔时,血液中上涌的躁动与无法扼制的杀意让他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过去连正剧都算不上,只是一出为了逗乐他人的喜剧,战战兢兢地走在纤细钢丝智商,用滑稽的表情对抗宿命,最后仍旧从高台坠落,然后引来满堂哄笑。他是连人类都不如的棋子,就算他在这出剧目中嚎啕大哭,也只会让大家笑得越发开心。

  

  双眼蒙上血红的魔,长发飞扬,无风自动,静静伫立在那里,用好奇的目光环视四周,最后将视线移到僵在外廊中的叶身上,它的举动有种违和的纯粹,和人类幼儿的残忍类似,天真的残酷。

  

  它肆无忌惮地朝叶勾勾手指,并没有将所谓的宿敌放在眼中一般,悠然自得地对叶发出邀请,仿佛世界早已收入囊中,它的所作所为全凭一腔兴趣。

  

  叶的浑身都在颤抖,他在恐惧,恐惧面前的魔,恐惧自身薄然欲出的杀意,也恐惧无法停下脚步的自己——他正在朝着井边的魔,以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去。是魔的花招还是杀意驱使,已经不得而知,只一眼,叶就确信了面前存在的身份,以及不加掩饰的意图。

  

  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移动,等面前再度凝出影像,魔已经不偏不倚地掐住叶的脖子,像审视货物那样将他拎起来左右探查,没有完全觉醒之人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一番打量下来,魔满意地点点头。

  

  “嗯,有趣。”

  

  魔扬起的眼角里全是不加掩饰的戏谑,这是上位之物占据绝对权利时展现出来的余裕,魔在期待一出全新的戏码。正如叶所说的那样,将世界当做玩物的存在,才适合称之为魔,真正的魔比漠然的叶更具攻击性,它在主动谋求变化。

  

  叶讨厌它用好的模样摆出那样的神情,即便是盛怒之下,他的哥哥也不会将他人不幸当做余兴。

  

  好会将自己所作所为一并担在肩头,逝去的人,陪伴身侧的人,都被这个高傲的烂好人当做一己之责,其实任由人类自生自灭不就好了,总有一天这个种族会自食其果,根本不需任何旁物协助。好的批判在叶看来是对人类可能性的探索,人类可以做得更好,人类可以延续下去,所以才对当下的社会感到失望,想要毁灭的,究其根本是一些阻碍人类发展进程的愚昧与劣根性。

  

  他的哥哥就是这样令人钦佩的人,而魔企图让哥哥的坚守化为乌有,让哥哥的面貌蒙羞。前所未有的愤怒席卷而来,与缺氧反应混杂在一起,叶只觉得浑身发烫,他想将魔碎尸万段,饮血吸髓,哪怕是最后它从好的身体中脱出,他也不惧追杀至海角天涯。

  

  叶很清楚那种骇然的情绪是受觉醒影响,他在刻意放任,这具肉身和普通人无异,即使怀揣地球上尖端武器也无法撼动魔分毫,他需要血脉的帮助,他所厌恶的诅咒罔顾他的意愿附身于己,那他利用觉醒的力量又有什么问题?

  

  魔欣赏少年咬牙切齿的模样,初具神之雏形之人竟然和它更为相似,觉醒之初就堕入歧途,它愈发期待起未来的走向,正好,它可以尝试一个有趣的做法。

  

  魔将濒临窒息的叶放到地面,然后握住他的手,反覆到自身宿主的胸前,端详片刻才显露出不带杂质的恶意:“这样的话,这家伙就会觉得是被你推下去了吧?”魔眨了眨眼,退到井边,向后倾倒,嘴角的玩味一瞬即逝。

  

  魔眼中的凶光消散,一切恢复如初,那双眼中映照的出的是叶对魔的憎恨,然后好的身体下坠,浸入冰冷的井水。

  

  觉醒失误的叶拼命维持意识,才免去当场失去意志,剧烈的疼痛让他没来得及抓住好的手,大口大口的喘息让他无力起身。现在无法依赖他人,叶担心四大家族之人一旦发现好才是魔,会趁此机会赶尽杀绝。

  

  “救他,否则我会先一步毁了世界。”明知不该随意动用觉醒的力量,叶却也顾不得其他,他无差别地向世界通报了这条消息之后,力竭倒下。

  

  如果世界容不下好的话,毫无疑问的,他会做到这一步。

  

  少年从来没有那样敌视过任何人,而他那样的表情,正是魔想看到的,那会成为一粒种子埋在好的推理之中,让将来的故事发酵,熟成,酿造出魔最爱的芬芳醇香。

  

  身处井底的魔窃笑不已。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