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东方既白 4

  4


  当觉醒结束的时候,经历的磨难烟消云散,就像一开始就不存在那样,包括天花板在内,整个房间都被四溅的鲜血涂满,很是骇人。浑身赤裸的叶从血水中慢慢爬出,光洁的皮肤上什么都没有留下,从前的旧伤不复存在,宛如新生。


  这一天,人类的神正式降临到地面。


  与没有惊起波澜的魔的觉醒相比,神的诞生如同圣经中的救世主复活那样,饱受磨难和煎熬,最终从淤泥中纤尘不染地绽放。这是神之子企图堕入歧路所付出的代价,叶并不后悔,虽然因为觉醒心境更为平和,他的内心深处也依旧残留了那样的想法,根深蒂固,或者说,执迷不悟。


  否则我会先一步毁了世界,说到做到。他不轻易许诺,是因为他会竭尽全力去实现诺言,一旦将心中所想剖白,那就是不依不饶。


  沐浴后的叶对着镜子看了许久,然后围上一圈围巾,他的脖颈上原本有一处细小的伤口,别人或许察觉不到,但好一定会发现不同。人们告诉他,好陷入昏迷不曾醒来,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似乎还停留在人类范畴,叶没有做声,魔的觉醒毋庸置疑,在不确定它打着什么算盘之前,叶打算顺着对方的剧本不动声色地试探。


  好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地躺着,威严丝毫不减,高温已经退下,只不过随时有反扑的可能,叶想伸手探向好的额头,不料昏睡之人倏地一下睁开了眸子,那双眸子对叶来说既陌生又熟悉,隐隐浮现的不详红光自那瞳中扩散而出。


  “你终于来了。不过就觉醒错误来说,还算快。”魔对上叶漠然的眼神,笑盈盈的好像看到什么好玩的事。魔没有给他试探的机会,它的一言一行像一颗子弹那样击中要害,没入血肉,就算叶得到了超人的治愈能力,对精神施加的钻心刺骨般的痛楚也不会消亡。


  魔曾经听闻怒极反笑之徒,少年这般用冷漠覆盖仇恨之心的则少见得多,人类的愤怒如熔岩喷发,会左右思绪,进而引发错误的判断与种种失控之举,少年冷静的愤怒犹如裂冰前夕,暗中筹备,细水长流,直至千里冰封一日决裂。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彼时双方也算不上平起平坐,魔是魔,而神现在还将意志全权交于叶掌控,在魔面前,叶不过是赋予神格的一具躯壳,叶将魔恶意释放出的威压视若无物,问话的口气不卑不吭,和平日里同样,连稍微礼貌一点的语法都不曾出现。


  “你没听人说,我想毁灭世界呀。”该说是人类社会?还是要说要让整个星球寸草不生?


  “别骗人了。”看到魔假惺惺的苦恼,叶不留情面地戳穿,魔的每一句话都是陷阱,如果任由它说下去,局面会变得更加泥泞被动。


  “欸,你认为我在说谎?”魔饶有兴致地观察叶的反应,到目前为止,少年都将感情隐藏的很好,那么,他是否已经知晓真相?它喜欢揣测人类的内心,从他们的个性去推测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最完美的是,活生生的人类同时拥有合理性与意外性,这些都将推动故事前进。


  不过人类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大多会从众地排着长队循着相近的路线前行,令它索然无味。宁缺毋滥,它更喜欢特殊的、唯一的、精心挑选的对象。


  “你已经完全觉醒,如果你只是想毁灭世界,趁着我尚未觉醒或者错误觉醒的时候,完全可以下手。”之前就觉得奇怪,万一命中注定的血脉觉醒,在时间上有先后之差,那么这场战争完全可以结束在开始的信号发出之前。询问四大家族的得到的解释是“史料证明,每次觉醒都是同时进行,无一例外”,深究下去注定无果,叶把内心的怀疑搁置到一边,走一步是一步。


  没想到竟然真如当初所想,现在想来,所谓的史料也是第三方书写,人为杜撰的可能性非常高。


  “我该夸奖你,你的思路很清晰,也不知道是谁最开始认为我的目的是毁灭世界,那么愚蠢的大脑可能想象力有限,只会将自身最惧怕的后果当做我的意愿。可毁灭世界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呢?我和世界既没有私怨,人类于我不过是诸多生物中的一类,这个玻璃球一样的世界根本耐我不何,我何必专注在无聊的事情上——话说到这个份上,你可以猜猜我想做的事,猜中的话有赏哦。”


  叶皱着眉不说话,魔将毁灭世界形容成“无聊”,却在井边说过“有趣”,明显的用词差异是精心布下的圈套。魔语气和表情都格外轻浮,但除去必要的谎言,它吐露的字句都是某种指引,指向一条一去不复返的单行道,预示了某种事物的颓然凋零。


  “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很快就能猜到吧。”魔认为这个奖赏叶可以轻而易举地攫取,可他还在犹豫,好心给予提示的话,答案就呼之欲出,“我可是觉得我们有些地方十分相似呢?”它认为这等褒奖叶应该感恩戴德地接纳,区区人类可以与它相谈并论,那便是无上荣光。


  “你想看一出戏。”


  或许是因果报应,曾经将他人的命运当做戏目远观的叶,终究也成为舞台上的戏子。叶无可奈何地给出答案,即使他并不想承认那些心思和魔有什么牵连,魔所谓的“相似”确有其事。


  所以为什么就不能……让他成为魔呢?明明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现实却以最可笑的方式展露出真相,叶不相信这是命运的捉弄。


  “答对了一半,不加油答出剩下一半可不行,来,告诉我,我想看的是怎样的戏。”循循善诱的魔觉得面对生物幼崽就得施以足够的耐心,让它们茁壮成长,直到变成最鲜美的猎物。等待可以大快朵颐一番的时候,那份成就感会让美味更上一个台阶。


  “悲剧。”但凡露出一点怯懦,就等于已经输了,叶不断调整着呼吸,他不想表现得咬牙切齿,去逗笑面前的恶魔。他们相似,却截然不同,以他人痛苦为食粮的魔,让人作呕。只是得出这样的答案,就足以让任何人不寒而栗,简单的两个字等同世间恶意的叠加累积。


  “噗噗——”魔用奇怪的拟声词示意叶的回答错误,它意识不到自身所作所为有多么残忍可怕,人类惧怕毁灭,它已经大发慈悲了,到底还有什么不满呢,还不感恩戴德地呈上它想要的,“我想看的可是‘喜剧’,不过嘛……对你们来说确实是悲剧,这次就算你答对好了。”


  “恭喜你。”魔真挚地祝贺道,它会将剧本提前透露,让演员们各司其职之前好好整理心境,以达到最佳的演出效果。同时它为自己的慈悲骄傲不已,它或许是最近人意的魔了。


---

以后真的不写这种了,描述太多还变着花样来,要被烦死了……

以及感谢大家的慰问!你们特别可爱!!爱你们!!!


顺便,实名嘲笑一波熊,他说他才发现前文【永夜】的含义哈哈哈哈

评论(2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