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生长痛

小甜饼请安心食用……

---


  好终于被旁边翻来覆去的人给弄醒了,他打开台灯:“睡不着?”

  

  灯光黯淡,只照亮了一部分的房间,剩下的一部分则隐匿在阴影中。

  

  看到哥哥已经醒来,叶干脆抱着枕头坐起身来。

  

  “好痛啊……”由于和疼痛奋战多时,叶实在困得不行,说话都不是很流畅,无意识地瘪起嘴,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过来吧。”看叶着实疼的厉害,好将卧室的灯开到最亮,对被困意折磨得不断鸡啄米似的点头的叶,发出了邀请。

  

  叶迷迷糊糊地抬起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见他一脸喜色地凑到好的身边,然后将自己的腿伸了出去。

  

  “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啊?”恼人的疼痛一直阴魂不散,真希望有人告诉他一个准确的日期。

  

  “过段时间就好了,不会很久。”好把横亘在自己面前的小腿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拇指按住膝盖旁侧,其余四指扣住另一面,用适当的力道按揉起来,“你要是还想长到和我一样高,就忍忍。”

  

  叶哼哼唧唧地没有答话,被按摩的感觉真是不错。

  

  双生子也不是任何情况都相同,比如身体成长,他们的成长期就有了明显的差异,率先成长起来的好,在体型上都有了明显的分化,而叶好不容易也进入长高的黄金时期,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生长痛浇了一盆冷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意缠身的叶早就打起了瞌睡,不知什么时候抱着枕头就栽倒在好身边浅浅睡去,不过还能隐约感觉到,经由好那张温暖的手带来的舒适。

  

  “把人吵醒就算了,自己舒服了就睡过去,真是好大的胆子。”

  

  我也不是故意的嘛……介乎睡眠与清醒中的叶,听到好的抱怨后,不由得辩解起来。

  

  “辛苦了那么久,我也该拿点报酬。”

  

  报酬?千万别把他摇起来!叶回忆起儿时哥哥做出的各种恶作剧,认为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这家伙以他为乐的例子数不胜数。

  

  “啾。”

  

  一个吻落到叶的唇边。

  

  叶一个激灵就爬了起来,红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好。

  

  “哦,你醒了啊。”好的笑里全是得逞的意味。

  



---

小甜饼安抚一下大家……东方既白那边感觉误伤了路人,有点不好意思,我以为这种旧文续章没有人会看的啊哈哈哈……

这两天我也特级爆炸,顺便自我治愈一下【

评论(2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