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求助

  -

  

求助,我觉得,我的室友好像喜欢我。

  

  当叶把带有这个标题的求助贴发在情感板块的时候,他就已经后悔了。

  

  第一次干这种事的人抱着手机在床上滚来滚去,好一阵子才消停。

  

  叶很快镇静下来,这是个匿名咨询软件,提问的人不用在意身份暴露的问题,木已成舟,就看看大家怎么分析吧。

  

  等他重新打开手机,才发现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情,他好像,只写了标题……

  

  除去几个吃瓜未果的路人催促他赶紧上正菜之外,还有来自管理员的温馨提示“半小时内不补充正文内容的话,将会被系统自动删除哦”。

  

  所以说,一开始就要拦截只有标题的帖子啊……为什么不写正文也允许发布呢?

  

  叶一边忧心于软件的设计缺陷,一边将自己烦恼的事情写上去。

  

我觉得我的室友,最近的肢体接触有点问题。  

最早的时候明明很嫌弃我,后来能勾肩搭背的时候我还很开心,但是最近已经发展到会和我睡一张床,还非要把我当抱枕。

  

  这还是委婉的说法,不过也没差。

  

  小的时候他们相处还算正常,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入青春期,这位室友就开始厌烦叶的接触,有时候不小心挨了一下,对方都用很凶狠的表情瞪着他。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这么想着的叶想方设法弥补二人的关系,可惜一直没取得什么成效。

  

  没想到有一天室友居然开窍一样地接受了两人的互动,不仅如此,室友还变得十分主动。

  

  最开始嘛,叶对室友的转变表示很开心,但是开心着开心着,就琢磨这事儿怎么有点不对味,这位室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叶忍耐的边缘疯狂试探了起来。

  

  平时搂搂抱抱就算了——朋友们好像也对他们之间的亲密接触习以为常,自己再斤斤计较好像有点矫情——叶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人每逢半夜就偷偷溜到他床上来,这也抛开不说,问题是室友还喜欢对他上下其手,经常把熟睡中的叶弄醒。

  

  一个星期一半以上的时间,叶都因为这种情况呵欠连连,严肃地质问室友,得到的答案是轻飘飘的一句“我睡迷糊了”。

  

  叶认同了这个说辞没多久,室友就露出了马脚。

  

  什么睡迷糊都是狡辩,一切都被装睡的叶抓了个正着。满心欢喜地以为这下终于能睡个好觉,后续发展却是背道而驰,室友的行为从偷偷摸摸变成明目张胆,任叶苦口婆心地交涉,终究是次次无果。

  

  不知道症结所在,思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对策,叶去询问了某些层面上和室友极度相似的另一位友人,得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回答。

  

  “哦,那家伙喜欢你啊。”

  

  “啊?”叶完全没反应过来朋友在说什么,表情显得有点呆滞。

  

  “你还没发现吗?”少女觉得可能除了叶,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人是不是傻,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那家伙是想把你█████,对你██然后██……怎么样,这下听懂了吗?”

  

  少女犀利尖锐的言词封死了叶的退路,话都说到这份上,他失去了当鸵鸟的机会。

  

  自主规则的词汇一连串地进入脑子之后,叶起初还没什么反应,当他终于处理完巨大的信息量之后,“啪”的一声捂住涨红的脸,由于用力过猛反倒是吓了旁边的路人一跳。

  

  啊啊……安娜都说了些什么啊,这些对他来说还太早了吧。

  

  “没用的家伙。”看到这两个人就着急,安娜丢下陷入混乱状态的叶,抽身就走。

  

  安娜一个人的结论可能还有失偏颇。但有了前车之鉴,叶实在提不起勇气和其他友人讨论这件事,回家之后辗转反侧,躺在床上闲得无聊,就鼓足勇气发了那篇匿名帖。

  

  一开始大家还是有一句每一句地帮他分析,后来突然有人问起两人的性别,叶借着匿名,也实话实说了。

  

  接下来,叶就没了清闲。

  

  大量的回复让他晕头转向,七嘴八舌的讨论渐渐有了统一的指向。

  

  安娜说的,似乎没错。

  

  呃……叶突然觉得自己干了蠢事,这种事知道了比不知道棘手多了,叶默默退出软件。

  

  又是一轮的翻滚。

  

  连日的困倦与过度的刺激让叶有点身心俱疲的感觉,这次翻滚之后他终于睡着了。

  

  然后叶做了个噩梦,他梦到室友对他告白了,吓得他一身冷汗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就发现室友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对面的床上翻着一堆资料。

  

  叶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拿起枕边的手机。

  

  咦,刚才的软件怎么不见了?

  

  哦。叶明白过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做梦呢,他去见了安娜之后就倒在床上了,后面的一连串大概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造成的。

  

  就说嘛,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认同安娜那个观点。

  

  “不舒服?”埋首资料的室友似乎总算察觉到对面的动静,送来了亲切的问候。

  

  “没事,就是做了个梦。”叶没好意思说自己梦到了什么,轻描淡写地略过内容。

  

  “没事就好。”室友把手中的资料收拾起来,几步就向叶的所在走来,然后做到叶的床边,语重心长地说,“下次那种问题,不要去问网上的陌生人,直接问我就好了。”

  

  “你删了我的软件?”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你又用不上。”对于私自动对方手机,他一点没有负罪感,见叶一如既往地没抓住重点,室友只好主动出击,“我是喜欢你,不是‘好像’。”

  

  叶追悔莫及,他不该让这家伙知道自己的手机密码,也不该说什么“我手机里什么都没有,你需要的话就直接用好了”这样的混账话。

  

  “而且你为什么不告诉那些人,你的室友就是你的孪生哥哥的,嗯?”室友兼兄长意味深长地加重了某个名词。

  

  不被世俗承认的感情?

  

  他从来不在乎,就算叶将他的名字“好”公之于众,他也无所畏惧,反倒是想看看那些描写的人类在知道真相的时候,会露出怎样愚蠢的表情。

  

  “怎么不说话?”

  

  “好,我在思考我是不是还在做梦。”

  

  叶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让人忍俊不禁。

  

  好弹了一下叶的额头,看到叶吃痛皱起脸的样子就觉得可爱,然后好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说道:“梦醒了,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

写不动脑子的东西就是快啊……也不想动脑子取名了

之前看到有人用了那个cp测试的

也跟着用了一下,结果……


这是什么沙雕结果哈哈哈哈!!! 突然感兴趣,就去撸起了……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