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东方既白 5

  5

  

  “接下来就是兑现奖赏的时候了。我来告诉你好奇的事吧,这具身体确实已经完全觉醒了,但我大发慈悲地保留了他的意识,现在他对外界所发生的事既无感知也不会留存记忆,除非我主动共享视野。”共享的时机尤为重要,过早揭露伏笔,后续故事则会乏善可陈,若不草草结束往往显得狗尾续貂,无论是出于延续乐趣的考虑还是保障高潮节点需要,魔自是寸步不让。

  

  “好还活着对吗?”和四大家族灌输给他的资料不一样,按照那群人解读的文字资料来看,魔一旦觉醒就会性格大变,转化为彻头彻尾的灭世之兆,药石无医,觉醒的影响足以颠覆人类原本的人格,好和他不会是仅有的例外。


  好和叶曾经将觉醒一事与死亡画上等号,被外物左右的人格与破灭无异,他们都曾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人固有一死,超脱生死之物却很多,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还怀有侥幸心理,隐隐期待着和已知故事不同的未来,期待着藏匿心底那不断企望的一线转机。


  不同?确实天差地别。转机却无从谈起,不如称之为急转直下。无论是谁,都料想不到所谓的觉醒,竟然是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潘多拉之盒里不曾装入灾厄以外的事物,只有倾斜不尽的浑浊粘液,撒发着作呕的恶臭。


  只要他还活着,那么就还有机会——叶原本的信念在魔面前不堪一击,他们就此不知情地死去,或许也远比成为魔的玩物好。

  

  “活着?嗯……算吧。”这小家伙似乎没有足够的自觉,出生就注定是容器,是器物,给予他们人格已是天大的赦免,事到如今讨论死活的问题,未免过分自负。

  

  魔原以为已将人类的内心剖析到位,就像削苹果一样,从果皮一直到果肉,慢条斯理地进行,直到果核暴露在空气中,条状的小山堆开始氧化变色,没想到这样也没能看透人类的本质。理论和现实有不少的差距,少年的重点总能和它所想错位,真是尴尬。

  

  “他还会回来吗?”从记载来看,凡是被魔附身之人,都会被魔的意志侵蚀,再也无法恢复如初。可是在叶看来,这并非“侵蚀”而是车头车尾的“取代”,从魔的话中能听出隐语,好在理论上是可以回归的,所以叶没有问“能不能”,而是问“会不会”,这个答案全凭魔的一己喜好。

  

  “会啊,要是他不回来,我出来也没意思,你体内的‘那东西’还没有出现对吧。来,正好我也在,不如出来和我们打个招呼吧。”魔打了个响指,发出邀约。那东西不在,总有些提不起劲,即是报幕员又是必不可少的演员,怎么可以少了如此重要的角色呢。

  

  响指似乎让空间都产生了震荡,叶在那个瞬间感受到了一丝扭曲,就像房间里的每一事物都从不同的时间选择了其中之一,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状态。

  

  床头的鲜花凋零,输液瓶中的液体已经用尽,窗外的雪景中矗立着春后抽出的鲜嫩枝叶,阳光和月光混杂在一起,地面的影子也歪曲不堪,世界的样貌好像被随意揉在一起,随即又恢复如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

本来今天打算浪过去,想想还是贴一点

这两天在学习用双拼代替全拼,打字贼慢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