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讨厌的人

8.4贺文,甜的,我保证。


---

  

  1

  

  麻仓好讨厌的人有三类。

  

  第一,没有欲望的人。

  

  这样的人很难掌握,他们喜欢在精神层面坚持奇怪的东西,也很容易为了所谓的“正义”背叛。

  

  第二,无聊的血亲。

  

  身为名门之后,偌大的家族带给他的只有逢场作戏、虚与委蛇,妄图借助亲缘关系获得裨益的也不在少数,说实话已经腻了。

  

  第三,看不透的人。

  

  符合最后这条要求的人少之又少,不如说是一种未雨绸缪,要是有的话,他倒是想见上一面。

  

  2

  

  “不是让你别来吗?”面对似乎带着家当前来的少年,好的表情算不上友善,特别是在看到那一如既往的随性作风之后,他选择直言不讳。

  

  “嘿嘿,反正来都来了,先让我在你这儿住一段时间吧?”面对质问,叶一边吃着咖喱乌冬,一边游刃有余地回答,就像他没有感受到好言词中的排斥一样。

  

  脸皮真厚。好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叶是他的双生弟弟,但自亲生父母去世之后,两人就被分开抚养,一人进了这深宅大院,一人在普通人家闲云野鹤般地过活。

  

  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联系过,叶的性格似乎还和几岁时候没有区别,可是谁知道事实到底怎样,说不定一切只是为了接近他而刻意塑造的,令人怀念的假象。

  

  无非是演技。

  

  正巧,好听说最近叶的养父母似乎遇到了经济上的问题,这件事和叶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到底有多大的关系,真是耐人寻味。

  

  3

  

  “你坐在这里做什么?”

  

  坐在檐下发了一下午呆的人似乎没想到会有人打扰,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一样,先是一顿,才转过来看向好。

  

  “反正我也没别的事可做,就说给你做点吃的。”佐以茶水,几块樱色的羊羹正好当做午后甜点,这是养母的拿手绝学,就算做得不如养母精致,甜而不腻的口感反倒像埋藏在粗糙的外表下宝藏,奇异的反差会带来额外惊喜。只谈入口滋味的话,叶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吃的呢?”伏案工作不久,好就听人汇报他一直坐在距离书屋不远处,心想这家伙果然耐不住性子想做点什么,于是传话下去,叶一有什么动向就马上上报。

  

  可是该有的报告却迟迟不来,好忍不住将朝向那条檐廊的窗户隙开了一条缝,这才发现对方真的一动不动地坐在那,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一脸呆样,在这个地方实在像极了深入虎穴的羔羊。

  

  好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少年的动向,一个下午就在迷样的拉锯中度过,最后,好终于发现叶有了动作——他把身侧盘中的东西一个接一个地塞进了嘴里。

  

  “吃的?”叶好像已经忘了是自己提到的“吃的”,看了看身边空空如也的瓷盘,他才一脸恍然大悟,随即又转化成一丝羞赧,“啊哈哈……”

  

  好居高临下的样子就像在发出责难一样,叶更加不好意思了。

  

  不过既然都被问起,也不好说谎,叶老老实实地交代:“我不好去打扰你,你又一直不出来,夏天食物坏的很快,所以……我吃了。”

  

  总不能为了一盘小吃就去打扰人家正事吧?叶等着等着,估摸着甜点过了最佳食用时间,就干脆全塞进了嘴里,好歹不能浪费。

  

  “哼。”好一声冷哼,他当然知道叶自己吃了,他可是目睹了全程经过。

  

  叶以为好不信,一整盘羊羹都下了肚,现在也没有别的佐证,确实不好解释他一下午坐在这里干嘛,看上去就像是偷窥机密未遂的可疑人士,只好试探一下好愿不愿意给他一个台阶下:“要不我明天再做?”

  

  “明天直接交给门口的人,他们知道送进来。”好留下这句话之后匆匆离开。

  

  叶舒了一口气,好果然是在怀疑他来这里的目的吧?不过没有抓着他的小辫子直接翻脸,就证明好还是念及他们的血缘关系,只是他要是再不小心踏入雷区,可能就要出大问题了。

  

  养母的担心是正确的,好的戒备心很强,不如说所有人都如履薄冰,在这个吃人的地方,他得多留意一些……

  

  谁让他确实抱着奇怪的目的而来呢。

  

  4

  

  吃喝叶自然不用操心,多养一张嘴从财务上根本看不出区别,投靠好的人很多,不过好只留有用的人,偶尔也有例外。

  

  叶认为自己勉强从白吃白喝升级为靠劳动获取报酬,每天做羊羹已经变成日常事件,不过之前怎么没听说好爱好羊羹,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就认真跟养母学了,还能换着口味、变着花样做。

  

  可惜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也不知道好什么时候才会吃腻,毕竟他好不容易去问一下食用感想,只得到“一般”的评价。

  

  5

  

  “你家缺钱?”连续吃了大半个月的羊羹之后,好主动找来了叶,一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

  

  “……”叶脸上的神情很是奇妙,好有点辨别不了其中参杂了什么,就看到他又换上云淡风轻的模样,毫不避讳地承认,“是啊。”

  

  好既然这么说,就证明他已经查过,现在要是否定反而会引起奇怪的误会,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回答,本来也是事实。

  

  “你那边我会给你安排的。”他已经派人去核实过,要拯救那对夫妻经营的小店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没有在一开始出手相助的原因有两个。

  

  他不是慈善家,经济上的救助得来全不费功夫的话,会让他们产生依赖。今天过于轻易地援助了叶一家人,说不定明天就有不知打来儿来的“亲戚”效仿,蜂拥而至,不把这些人晾上一段时间,挫挫那股子“理所当然”可不行。

  

  另外一个就是,好担心别有用心的人联合了这位“血缘上的至亲”,在某些至关重要的决策上从中作梗、许多人都会把“血缘”当做他人的弱点,不过他要让那些蠢货失望了。

  

  麻仓叶于他,从来就没有弟弟一说。

  

  “谢谢,他们很快就会还给你的。”叶代替父母感谢好伸出的援手,家中店铺应该能平安度过这道难关,他本来打算以后再提这件事,没想到好会主动开口。

  

  好似乎误会了什么事,叶有点苦恼,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听到的叶的回答,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们”?

  

  “你不打算回去?”叶没有说“我们”,好认为叶将自己和那对夫妇划分了一道界线,对叶来说,什么是“我们”?

  

  希望叶不要给出他最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嗯,不打算。”

  

  “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潜意识在发出警报,告诫好要当心。

  

  叶的笑意裹着些微狡黠,与他的随心所欲融为一体,让好内心产生一种“果然如此”的想法。

  

  毕竟叶是他的弟弟,从这个角度来说叶就不该是表面上那样单纯,现在好总算明白在叶身上感觉到的微妙错位是从何而来。

  

  “目的啊……”叶平时说话就慢悠悠的,此刻更是拖长了音调,有着不合时宜的闲适,“哥哥在这里很寂寞的样子,所以就来了。”

  

  “……”

  

  “希望我们以后能好好相处?”

  

  这就是麻仓叶的“我们”。

  

  短暂的停顿之后,好也难得地笑了:“好啊。”

  

  不过麻仓叶于他,从来就没有弟弟一说,当叶察觉到这点的时候,已经是许久之后。

  

  6

  

  麻仓好讨厌的人有三类。

  

  第一,没有欲望的人。

  

  这样的人很难掌握,他们喜欢在精神层面坚持奇怪的东西,也很容易为了所谓的“正义”背叛。

  

  第二,无聊的血亲。

  

  身为名门之后,偌大的家族带给他的只有逢场作戏、虚与委蛇,妄图借助亲缘关系获得裨益的也不在少数,说实话已经腻了。

  

  第三,看不透的人。

  

  符合最后这条要求的人少之又少,不如说是一种未雨绸缪,要是有的话,他倒是想见上一面。

  

  当他见到这个人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三类都能对号入座。

  

  他却不讨厌。

    

---

熊这个垃圾,在我面前说84之前他都扔了一堆电话亭的图,我啥都没有产,还指着归档掰着手指算我多久没发文……啧

不服,赶了个  


  • 潜意识的警报?当心?八才巨巨你的心被偷走了怎么不需要当心哈哈哈哈嗝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