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枯水期

---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枯水期来的特别早,真担心今年的收成。”即使没人任何人上前搭话,旁边的老人也一直絮絮叨叨着自己的事。
枯水期来的早,并不是什么大事,怕就怕这个“早”会变成“长”,旱年骤临,对依赖作物过活的农人而言绝对是噩耗。
“哎,不过也只有枯水期才不用绕远路。”老人身子骨已经不如从前硬朗,翻山越岭是不成了,如果不是是指枯水期,他就必须绕过横亘在眼前的瀑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希望不是什么灾难的预兆。”
“您那是迷信,和枯水期有关的是上游的连续高温,别什么事都往传说上扯吧?”显然和老人相识的年轻人忍不住插了一嘴,这都什么年代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一下老人家什么都往牛鬼蛇神上推的习惯。
“哼,你们这些年轻人懂什么!”老人一口唾沫星子差点喷到年轻人脸上,吓得对方退避三舍。
也就是这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臭小子感小看这里的传说,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丰富的经验会折算成预感,老人就觉得这次枯水期来的不一般。
“算了算了,算我错了行吧……”年轻人也没想到老人会这么倔,干脆服了软,悻悻地走到一边,随着涉水的队列,安安分分地走向对岸。

队列里一直没有说话的人突然看向老人,陌生的外乡人似乎很年少,眉眼里都是温和的稚气,但口气里又有种和年龄不相符的豁达。
外乡人说:“老人家,别担心,今年不会大旱的。”
老人狐疑地想反问他“你怎么知道”,话到嘴边又被外乡人的笃定给镇住,随口而出的妄言,没有任何根据的确信出人意料地容易说服他人。
“嗯……希望是这样吧……”老人总算不再叹气,只是望了望万里无云的天空。
刚被老人的强硬击退,年轻人却一直没有走远,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在耳里,忍不住啧啧称奇,居然还有人能说通那个老顽固。
【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
【你觉得呢?】
难道要他说“这次枯水期是因为他刚好要从这里经过,行程紧凑没时间绕远路,所以无所事事的神顺手帮他开了个后门造成的”?
还是不了吧……


---
之前忘记说了,最近一周都会在外面浪,所以farside暂时不会更新,大概只能发点这样乱七八糟的随笔

(顺便今天达成了穿拖鞋爬山的成就……就是去看图里这个瀑布,横跨下游的时候拖鞋居然也没掉下去……穿的也很随便,这大概是最随便的一次旅游了_(:зゝ∠)_)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