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水滴石穿

---
如果要说,他们是如何获得胜利的,所有人都会保持缄默,不约而同地漏出难以捉摸的表情。
所以大家更加好奇,真相究竟如何了。
“所以我就来问您了,麻仓叶先生。”面对传说中的战士,追逐真相之人战战兢兢,生怕触怒对方。
即使对方和想象之中有着莫大差异,来访者还是倾向于认为这位战士真人不露相,就好比那扫地僧,关键时刻之外都将实力藏匿得很好。
否则他实在是无法理解这样温和的人,到底是如何成为传说中的传说——传说中的战士们的核心人物。
“哎,没想到你会找到我这里来。”想找他的人虽然多,由于他四处游历的习惯,真有办法找到他面前的人,还是寥寥无几。
来访者忽略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怕麻烦,权当叶先生在表扬他的毅力,兴冲冲地追问:“您能告诉我当年的真相吗?”
可以倒是可以……叶默默地看了眼处于兴奋状态的来访者,他在思考要怎么解释,才不至于让千里迢迢找到这里来的人失望而归。
毕竟现实和传说往往是两码事,他身上可没什么称得上传奇的事件,真要一五一十说出来,恐怕还有别的问题……
比如坐上神座的某人,大概会想封印某一部分事实。
叶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来访者,然后用同样意味深长的口吻说了四个字。
“水滴石穿。”
然后叶又恢复到平时的模样,一张云淡风轻挂着微笑的脸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又仿佛是看穿一切让的耐人寻味。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的叶,不再言它。
来访者先是一愣,然后反复咀嚼琢磨,眉头紧锁地思索。
叶任凭来访者在他跟前杵着,望向碧蓝色的天穹。
“哈哈,我知道了!谢谢您的指点!”来访者豁然开朗地大声感谢叶,开心不已,没想到传说中的战士会解决他多年来的疑问。
既然叶先生已经提点至此,他也不好再打扰下去,于是便打算离开。
看到来访者不再眉头紧皱,叶欣慰地点点头,从暂居地抽出一把伞递过去:“晚些时候会下雨,带上吧。”
来访者感激涕零地收下,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完全没有要使用的意思。
叶倒也不劝,只是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身影,有些纳闷。
【我刚刚说了什么很厉害的话?】
【对他来说的确。】
【哇,我到底歪打正着了什么啊?】原本没有八卦心态的叶都忍不住好奇起来。
【想知道可以,你先解释一下你那个“水滴石穿”的意思吧。】
【啊……那个啊……】叶卡了壳,他也是下意识说出口,现在仔细想想好像也十分不对劲,【对了,不是说可以下雨了吗?】
漫长的枯水期再不结束,下游的人们就要叫苦不迭了。
叶的话音刚落,瓢泼大雨倾盆撒下,窗外是四散躲雨的人们,还有不时从房间内探出头来感受这场及时雨的人,土地顿时跃起一股特有的腥味。
【好了,我们继续说说,你是怎么“水滴石穿”说服我的?】
叶觉得自己要完蛋了,各种层面来说都是。

---
并不是很懂为啥所有溶洞都会整成夜店风,不过就算夜店风也很好看才是最厉害的(仅限肉眼)
进去的时候一直浮现出“水滴石穿”这个词,于是有了这个随笔,和之前的枯水期是连着的嘿嘿,困爆了,睡觉,大家晚安(´-ωก`)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