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石碑


  ---


  庄严肃穆的行列在烈日曝晒下依旧纹丝不动,犹如钢铁般矗立在石阶两侧。


  手捧鲜花的少年在恢弘的演奏中迈向那面无字的石碑,巨大的石块上的每道纹理都象征着在硝烟中丧生的人民,即使沐浴着阳光,那份沉重依旧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一天他们已经等得太久了。


  被战火席卷的泥泞里,玫瑰花会再度破土绽放;被炮弹夷为平地的地方,会重新修筑起高楼;被鲜血染透的河水,也重归清冽。


  只是逝去的人们,不会再度归来。

  

  和平总是姗姗来迟,又那样不易。


  叶弯腰将手中的鲜花放在石碑前,每个人都在祈愿,象征和平的神明会保佑这一方土地。


  奔波在各地之间,费尽心力调停这场两败俱伤的战役,终于获得一纸协议,换来了无数人的一线生机。


  致力于和平事业的少年,为尘埃落定的一切献上最初的鲜花,希望将来的每一年,世界都能铭记战争为人们带来的伤痛,希望将来的每一年,纪念历经万难才到手的和平的鲜花依旧不绝。


  


  待到仪式结束,所有的人都散去,只剩下叶独自靠着石碑,看向远方。


  “真是好笑,我可不会保佑他们。”远处去的废墟隐约可见,坐在石碑之上的神明翘着腿,对人类搞出来自我安慰的把戏不削一顾。


  叶仰起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熟悉的面容,神不会轻易出现在人类面前,所以能看到他的,大概也只有自己。


  也不管会不会有途径的人看到他奇怪的自言自语,叶伸了个懒腰:“说的也是,本来你也和和平之神没什么关系。”


  这话要是换个人来说,恐怕会有抱怨的意思,叶波澜不惊地说出口,却只是在陈述事实。好不动声色地旁观已经是非常大的让步了,叶很清楚这一点,毕竟对整个星球而言,人类算不上多有用处的生物。


  “你这一路倒是幸运。”就算自己三番两次地使绊子,叶还是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最坏的结局,越是这样,越会勾起好使坏的兴趣。


  “是啊,我很幸运。”叶点点头,一切都顺遂地有些可怕。


  提前到来的枯水期之后,是多年不遇的丰水年,靠天吃饭的地域迎来了丰收,拥有充沛资源的前提下,参与战争的平民开始逐渐回归生产和生活。


  听到“水滴石穿”欣喜若狂的来访者,是新闻界拥有一席之地的著名战地记者。在他回到工作岗位之后,连续不断的拍摄、采访和专栏报道,激起国际多方势力的声援,国内外反战的呼声日益高涨。


  在河水中救起的少年是族长离家出走的独子,这让原本态度强硬的一方,在心怀感激下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妥协。


  大山中盘踞的民族,叶原本是抱着试探的心情与他们对话,无意中发现他们和传言中的封闭排外不同,年轻一代也向往着文明的外界,通过沟通,他们同意修路一事,并为具体的修筑工程中提供了非常有用的信息。天堑变通途,也为道路连接的两地带来了无限机遇。


  有资源,有呼声,有意愿,有持续发展的可能性,和平不再遥遥无期。


  一路都是那样顺风顺水,巧合和偶然不断。


  就连因为价格便宜才入住的温泉旅馆,都找到了过世的主和派头目的灵,在“他”的帮助下,叶掌握更多无从得知的资料。


  “你知道吗,在这个国家,像你这样幸运的人被称作‘被神庇护之人’。”好的语气有些得意。


  有风吹过,撩乱了叶的刘海,将他若有若无的笑容遮了起来:“嗯,我知道。”

  

---

好:我才不保佑人类,我只保佑我弟弟。弟弟要帮你们我也使了绊子,怎么能说帮呢?

叶:你说是就是吧……不过我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召唤和平的祭品,是错觉吗?

其实昨晚就回家了,但是太累了就没有更新,这是这次随笔的最后一章。

随笔也是连起来的,没想到吧诶嘿!

评论(1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