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争锋相对

 

  1

  厮杀的角斗场上,欢呼与呐喊掩盖了痛苦的呻吟,但凡露出疲态,便是死期将至的讯号。

  地面的锈色混杂着血与汗的腥臭,胜利的号角声响起,死亡的审判同时降临。

  

  2

  每道铁栅栏之后都是凶狠的魔物,张牙舞爪,低智能的畜生们凭借敏锐的嗅觉提前发现闯入的人类,大快朵颐的机会就在眼前,淌下涎水的怪物激动不已地撕咬、捶打起面前的钢铁。

  一时间,锁链的撞击,沉闷的低吼,粗俗的挑衅此起彼伏。

  万太没想到他们刚进等候室就掀起巨澜,难怪登记处的接待人会投来怜悯的目光。

  踏入这个区域的人类,对暴力至上的怪物们来说,无异于献上的大餐。

  “叶,真的没问题吗?”

  万太信任友人的能力,但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他还是希望叶可以再冷静一点,至少思考一个不那么冒进的办法。

  现在说这个或许也已经晚了,在叶提出想借用小山田家的关系的那一刻,他就该严词拒绝。

  “放心好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叶将刀鞘中的锋刃拔出一段,泛起冷光的刀身上映出他温和的笑容。

  和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又是那样游刃有余。

  万太不再阻止,叶这幅摸样怎么可能是一时兴起嘛,他真是过虑。

  

  3

  面对庞然大物的粗言秽语,也仅是一笑而过的少年,下一个瞬间却一刀斩下,血雨漫天。

  “哎呀……”少年轻巧地朝旁跳开,以免身上的衬衣染上血迹。

  “咦……”久经世故的主持人一时语塞,忘却了解说。

  场内先是一片寂静,随后就爆发了如潮的呼声。

  即使他们每个人都在期待着惊心动魄的对抗,如此随意的处决,又何尝不会激起人类内心残虐的屠杀欲望呢?

  何况手握屠刀的是那样清秀可人的少年,相较粗俗无味的厮打,少年带来的还有视觉上的冲击。

  “胜者是——YOH!”

  主持人从怔愣中回过神,亢奋地宣告攫取胜利果实的一方。

  “YOH!”

  “YOH!!”

  “YOH!!”

  人们仿佛陷入疯狂,少年的代号已然深深刻入灵魂,此起彼伏的喝彩直冲云霄。

  

  4

  登上第一位的宝座,就可以获得一个机会。

  角斗场场主会为胜者提供确保其一生优渥的奖赏,或者一个承诺——当然这需要场主同意。

  随着少年轻松攀越重重难关,赔率也以打破历届记录,大家的目光渐渐从比赛本身转移,纷纷猜测起YOH的意图。

  没有华丽招式,没有取巧圈套,YOH的动作柔和如风,行云流水地挥舞那柄武士刀,就连残忍的击杀景象,也如同一种仁慈。

  大家不约而同地认定,YOH一定是对场主有所求,恬淡如斯的少年怎么会被区区金钱驱使。

  代替原本的猜测胜负的赌局,新盘建立在“YOH要求的承诺”的议论上,一时间众说纷纭。

  “大家都在猜欸。”万太手中是今日的速报,以及一份暗中流通的赔率表。

  “万太也想知道?”

  “……嗯。”不然就不会主动提起了,他的小心思终究还是逃不过叶的观察。

  “那我还是先卖个关子吧,毕竟很快就要揭晓了。”

  叶的回答看上去有点坏心眼。

  

  愿望这种东西,提前说出来就不准了——什么的,并不会呢。

  叶挥下刀尖的温热液体,一排血珠如画般自脚边生成。

  这是对决表上的最后一场比试,和之前的比赛相比,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差异,都如同一首播放到高潮前就戛然而止的爵士。

  好在还有别的余兴可以弥补观众的期待差,YOH的愿望很快就要揭露于众了。

  

  5

  叶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对摄像头露出灿烂的笑容,有几分属于少年的天真,有几分异样的甜美。

  YOH的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般表情,盯着大屏幕的人们不由得一窒,原来YOH还能……这么蛊惑人心。

  “请场主大人和我比试一场吧,要是输了的话,就请关闭这家角斗场。”

  一片哗然。

  

  6

  场主同意了优胜者的挑战。

  

  7

  追逐与躲闪。

  “喂……我说……”

  优雅的进攻与自若的应对。

  “啊……?”

  万籁俱寂,场内兵器相接的声音甚至可以传至观众席后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犹如翩然起舞,却暗藏杀机的最终的对决,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你们不觉得,那两个人长得很像吗?”

  “没有啊?”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的一来一回,风格迥然不同的二人怎么会像?

  “哦,天,仔细看还真的有点!”不远处已经传来了惊诧。

  惊诧如同一个又一个的波纹,一圈圈地回荡传递在观众席间。

  场上二人杀意弥漫,使出浑身解数,将毕生所学掷入一招一式,同为了一胜之席。

  杀招尽显是没错,可是这场面怎么看都如同恋人般的嬉闹,尖锐的爪子嵌入恋人的肌肤,略带疼痛,又不忍呵斥。

  “所以……他们到底在干嘛?”

  “我更担心的是,刚开的赌局会不会作废……”只有极少数人猜到了YOH那个惊世骇俗的要求,作为多数人之一,马上投入了新的赌局,这次他押了场主大获全胜。

  “应该不会作废吧?”那个打法固然有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但好歹也能分出个结果来?

  “但愿如此。”赌徒在胸前画着蹩脚的十字,祈祷胜利女神的光顾。

  

  8

  刀光自眼前一晃而过,叶柔软的腰身向下一压,堪堪躲过,随着身体一侧,握柄的姿势倏忽切转,反手一划。

  场主立下兵刃一格,攻势就被稳稳地挡下。

  “是我赢了。”

  摊开手,掌心躺着几缕长发,显然在激烈的交锋中,YOH不知何时趁其不备削下了场主的头发。

  “是你赢了。”

  场主扔下武器,却没有半点败者之姿,仍然倨傲。

  他们可没说何为辨别胜负的条件。

  而观众席传来的各式声音又与他们何干?

  腾空双手的场主关闭了扩音设备,亲昵地抚弄那被劲风扰乱的刘海,对眼前笑得像猫科动物的少年说道:“你要来,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

  “要我说‘我不喜欢这里’吗?”那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不,你应该说‘我想你了,你快回来’。”

  “别开这种玩笑。”这么说着的人,眉眼里却染上了笑意。

  “你知道我很少开玩笑。”

  “是吗。”

  

  9 日后谈

  作为庄家的小山田家赚了个盆满钵满。

  

  万太打电话问友人要不要抽成,却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他没空。”

  然后万太忙不迭地挂了电话。

  

  要问赌中“YOH要求的承诺”的那极少数人有什么感想,众人都笑而不语。

  只有一位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句——

  哎呀,爱情真是有趣。

  

 --- 

  

  想到之前熊在给猫仔解释一篇文的时候,他描述成这样↓

  

  然后我就打算真的来一发这样的!搞与被♂搞,甜甜乎乎,有刀子(物理),有糖的!

  以及感谢刚刚陪我唠嗑的大家!


评论(3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