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记忆深处的你

  我们的灵魂一分为二,诞生于世。

  两人合二为一,才是完整。

  即使拥有不同肉体的我们,注定无法回归一体,早在襁褓之中我们却已然明白这个道理。

  

  当生命的长河过于漫长之时,我们应该如何去牢记重要的人,和重要的曾经?

  当我发出这个疑问之时,长空之时静默。然后,天就亮了。

  当我看向泛起鱼肚白的天空之时,我知道了答案,因为记住他的日子,又多了一天。

  

  踏遍无数的世界,死亡还是那样刻苦铭心。

  不过想来还是和你分别的时候更加……更加什么呢,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概括,因为我不知道可以形容一切的形容词是否存在。

  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连哭泣都忘记,就像灵魂已经随着它的另一半腾空而去,去到你的身边。

  

  或许,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死去。

  和你一起。

  

  可是我的思维还存留在这具躯壳之上,并且笃信不疑——你还活着——所以我也必须活着。

  万一你……不,你一定独自在哪里等待,我一声不吭地走掉,会显得很过分。

  在伦敦等待你的时候,仅仅是短短的两个月不到,那份心情,只有一直在等待的人才能体会

  或许你会等得更久,或许你会等到永远。

  所以我也舍不得把你扔下。

  

  我时常无法入眠。

  因为我怕做梦,也怕清醒。

  梦里没有美好的臆想,全是我们作为真正的人而“活着”的过去。

  

  你说想让教会我人类的“活着”。

  我说好。

  可是我没想过只是“活着”,会是这么痛彻心扉的事。

  

  我宁愿沉溺在营养液之中度过短暂的一生,跨过地球上最远的距离,隔着脑电波的增幅器,和你相会于不同的时空。

  我问:“哥哥,你在吗?”

  你会回答:“我在。”

  

---

电话亭随笔,单独看也行,作文气息浓重也是没办法的事……详情如下


---

在教侄子写作文……虽然他更好奇写小说,但是我一瞅,这丫居然想写轻小说,不愧是中二少年

于是按住侄子写起了命题作文,不过我逸棍也不是什么恶魔嘛,为了公平起见和他一起写,字数限制也不能写很多,就这样~

题目是这样的↓,bgm依旧是虾球提供的 空へ…


  往事如过眼烟云,在生命的长河中,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刻骨铭心,难以忘记。因为这种记忆是美丽的,芬芳的,让人愉悦的,能够温暖人心的……

       请以“记忆深处的____”为题,写一篇文章。

  


评论(1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