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13 【现代篇】

  13

  

  既然是干久的手笔,仪式本身从理论上分析也确实可行,放下心的叶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

  

  接下去的事件也就水到渠成,无须赘述。

  

  “你应该告诉我们,剩下的事了。”另外一个把“父亲”叫成“你”的儿子也出声了。

  

  就算他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泰山府君一手引导,干久不过是个执行人,在好看来,干久的面具上还是隐约写着“罪魁祸首”几个大字。

  

  于是乎口气一点没有客气,好吧,他对谁都没客气过。对唯一另眼相待的弟弟似乎也不好用“客气”来形容,那两人之间的距离相较客气,实在是迥乎不同,完全是弥漫了诡异气氛的宠溺,全然超脱人类社会的友情、亲情以及爱情,变成了某种狰狞可怖的情绪。


  世人无不被名为“关系”的巨网兜头罩住,每一分情感都意味了一分沉重和束缚,或许除了叶,没有人可以承受那样近乎偏执的感情。


  一方求之若渴,一方甘之若饴。没有给他人留下置喙的余地。


---

我,逸棍!就在刚刚,又一次吃了大纲哈哈哈哈哈嗝

莫慌,日常操作

所以夏至到这里结束,下一话开始小暑,这话贼短,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只能贴出来,毕竟是个尾巴【

↑qnmd,我,逸棍,就是为所欲为,没有上面那回事了!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