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4

  5

  

  仪式的过程并不对国民公开,除去知晓来龙去脉的王族和下一任大祭司,能够有幸目睹这场献祭的就只有仆从这样不可或缺的帮手,连大殿周遭的卫兵都被遣到更远的岗位。

  

  叶大人到最后都没有选择出继任者,结果他的身边留着的唯一眼熟的人,就只有平素老对这位大祭司的一言一行颇具微词的仆从。

  

  再见,我的朋友。

  

  仆从似乎看到大祭司对他做了个口型,以为自己看错了,又突然想到大祭司似乎没有亲人在世。

  

  仆从只觉得胸口一闷,忍住眼眶中回转的泪水,硬是逼着自己看着祭坛之上的人,那个以一己之躯背负起国家命运的少年,决绝地将对人世间的眷恋抛诸脑后,在双子星于月球交汇之时,冰冷的词汇从少年口中倾泻而出。

  

  天空投下耀眼的光束,却似乎只有祭坛周遭的人可视,王族有所准备,只是紧张地盯着祭坛上的变化,仆从惊吓地张大嘴巴惊愕不已,远处的卫兵们则对如此奇异的天象视若无睹,只因观星台周遭特殊的机关设置。

  

  过了许久,仆从才反应过来。

  

  当王族追问大祭司将祭祀秘法传给何许人的时候,大祭司只是神秘一笑,说要看对方愿不愿意接任,之所以不指名道姓,也是为了避免王族施压。

  

  对大祭司如此任性和不负责的行为,王族自然不肯罢休,他们认定一位知晓祭祀内容的人可能成为潜在威胁,大祭司不以为然,仗着王族有事相求,硬是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吐露出那人的姓名。

  

  麻仓叶,你害我!

  

  仆从气的跳脚,刚刚那位大祭司念叨的东西,不就是平时他一个人在大殿里瞎编的歌吗?而且那首歌还只对着他唱,唱就不说了还翻来覆去地唱。

  

  于是不幸的事故发生了,仆从不知不觉中将那首歌的歌词,记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6

  

  事实上,仆从不是被害了,反而是被救了一命。

  

  当祭祀结束的时候,他才明白一点,从前的祭祀之所以没有走漏风声,是因为王族采取了斩草除根的办法。

  

  王族选择让所有在场的,知晓布置以及过程的无关人士,全数陪葬。由于与前代大祭司的祭祀相隔不久,为了避免没有流言蜚语四处传播,保证没有漏网之鱼,这次的清洗行动做的更加彻底,大司祭生前身侧的下人们也无法幸免于难。

  

  仆从总算明白为什么这座牢笼聚集了那么多无亲无故的人,没有人会关注他们的死活,包括他这个落魄贵族。

  

  是不是以为在这种情况下,仆从会迫于生存站出来承认自己就是大祭司的后继人?

  

  不用担心,以上情况并没有出现,这都是理论上会发生的事,由于王族做足了准备,所以事后被仆从查了出来罢了,当他知道这些宫廷秘辛的时候,已经是许久之后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仆从还是仆从,并且依旧一脸欲言又止地站在观星台上看着祭坛上的两个人——或者说一人和一天使。

  

  当夺目的强光消散,祭坛上凭空多出名来客,王族们大惊失色,面面相觑不知该做什么反应,由于担心贸然动作会导致仪式失败,众人硬是抑制住惊慌,暗中观察局势。

  

  只看到先前还跪在祭坛正中的大祭司抬起头来,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紧接着他从地上起身,还不紧不慢地拍了拍跪麻了的腿。

  

  面对周身都飘零着零碎光晕,明显非我族类的神使,大祭司做出来惊世骇俗的举动。

  

  他用拉家常的口气问道:“呃,你为什么下来了,不应该是我上去吗?”

  

  而那位十有八九就是本国守护天使的长发少年——姑且称之为少年,毕竟有着与大祭司如出一辙的外貌特征,用少年称呼也不算奇怪——竟然奇迹般地接上了话。

  

  “嗯,我决定下来。”

  

  大祭司低着头略微一思忖,发出拉长的、带着鼻音的“唔”,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关键问题,于是顺口就问了出来:“那我的愿望怎么办?”

  

  “你的?还是那群人的?”

  

  守护天使哼了一声,然后环视起周围,其骇人的气势将周围人都压制得噤若寒蝉。即使众人满腹疑窦,一时间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谁要管那些渺小的人类。”

  

  这个国家怕是完蛋了,仆从当时就得出了结论。

  

---

气氛逐渐沙雕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