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5

  7

  

  或许不只是国家要完蛋了……

  

  仆从觉得自己也要完蛋了。

  

  事情陷入了僵局,未知的灾难摆在那里,天使打定主意不出手,王族三番五次地威逼利诱都没能使这位回心转意,好吧,没有威逼只有利诱,第一次看到王族委曲求全成那样,仆从内心都忍不住升起一丝快意。

  

  只是他很快就快意不起来了,以人类的力量不可能让奇迹降临,于是大家都把脑筋放到大祭司身上,明显与守护天使间有特殊联结的大祭司,恐怕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叶大人,您在哪儿呢……”王族的人又一次来到观星台,他们已经去过空空如也的大殿,这里是大祭司唯一的去处。

  

  烈日当空,观星台周边的廊下还有几分动过的点心,沏好的热茶一定很烫嘴,满满一杯兀自飘着隐约的白烟。

  

  可是依旧没有人,只有仆从站得远远的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

  

  当然王族不可能没看到在场的唯一一个活物,脸色顿时难看,就像要把窝藏心头的火气都撒在仆从头上那样,厉声问道。

  

  “大祭司人呢?”

  

  什么都没做还能被流弹击中的仆从,心里顿时累积了许多不当讲的言语,他尽量挤出一个狗腿的笑容,然后准备开始打太极。

  

  “他不在。”

  

  仆从的巧舌如簧还没来得及演示一遍,矮桌前就出现了一个超脱的身影,还是熟悉的出场,还是相同的惊吓。

  

  高高在上的天使大人突然现身在所有人面前,仿佛他之前就在,没看到的人不是眼瘸就是傻一般。他将滚烫的茶水拿起吹了一口气,袅袅白烟顿时消失不见,奇怪的是,天使没有饮用,而是将茶杯放回远处,接着保持着一个相对奇怪的坐姿,便没了动作。

  

  王族虽然对此心存疑惑,但现在要紧的是别的事情,守护天使这边油盐不进,所以只好舍近求远去和大祭司商讨对策,但是——

  

  能不能先把大祭司交出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大祭司他们的对策也无从谈起,最可气的是,霸占着大祭司的正是那位死心眼的天使。

  

  仆从在一边看得好笑,其实大祭司就在他们眼前呢。

  

  不仅如此,大祭司目前很大几率正被天使搂在怀里动弹不得,说不定还对桌上的茶点虎视眈眈。至少他们突然自己面前消失之前一直都是那样的姿势,再看看现在天使那个架势,估计也没有太大变化。

  

  “这……”就算对天使那个直言不讳的个性有心理建树,但被这么直白地往回赶,还是很没有脸面。

  

  不过想想除去那个不知所谓的仆从,这里也没别人,王族还是努力和颜悦色地想多说点话,看看能不能寻求到转机。

  

  正当王族挖空心思地琢磨说点什么才不至于被直接赶走的时候,就听到守护天使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句:“好吧,随便你。”

  

  于是,令王族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大祭司,有些尴尬地笑着,正在从守护天使的怀里……爬出来。

  

  大祭司擦了擦嘴角的糕点渣,目光移向矮桌上那杯温度正好的茶水,一脸镇定,旁若无人地喝了一口,才仰起脸来,假装无事发生地邀请王族入座。

  

  “咳,是要说天灾的事对吧?”

  

  王族愣愣地盯着面前的两个家伙,总觉得说什么也没用了,不如他们还是疏散国民举家出逃吧……

  

  王族抬头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的仆从,也是一脸麻木,两人目光对接的刹那,竟然从中读出了惺惺相惜的意思。


---

沙雕度up

还有我本来想写这句的↓


太不正经了还是算了哈哈哈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