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6

  8

  

  眼看事情就要走上正轨,王族一阵窃喜,先不论大司祭出现的时机和地方都万分诡异,但他能自己现身并且主动讨论这个论题,是非常可喜可贺的事。

  

  “他没什么好说的。”

  

  转眼之间,话题就被一刀终结。

  

  可怜的王族脸上的欢喜都还没退下去,就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搅和成难以言喻,整张脸同时整合了喜怒哀乐,还真是充满无限趣味。

  

  仆从心想,要是刚刚喝茶的是王族,恐怕现在就会被茶水呛到失态了吧。

  

  “没事的,我有话要说。”叶放下手中的茶杯,正襟危坐,哪里还有刚才影响风评的模样。

  

  至于守护天使的话,他就这么轻飘飘地带过了。在大祭司的面前,被世人当做洪水猛兽的天使大人就和普通人无异。

  

  其实和对待普通人的差别还是很大吧!仆从腹诽不已,仪式当天两人的对话,别的人可能隔得远没听清,但他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

  

  要说这两个人没有一腿,他才不信。更别说近几日他们在自己面前明目张胆的腻歪,什么铁证如山的形容都不需要,只要仆从没瞎,公道就自在人心……说岔了,应该是任谁都能察觉其中猫腻。王族他们不过是没见着,要是见着了,再多些时日,早就心如止水了。

  

  “你没有。”天使还不肯私心,从后方伸出手,一道胳膊就想把人给拦回来。

  

  奇异的是,被他那繁复的长袍笼罩其中的叶,竟然真的就凭空化作虚影,只剩下没有被遮蔽的部分,依旧如常。

  

  王族瞪大了眼睛,又使劲闭上,再睁开,试图让自己相信刚刚只是老眼昏花。仆从摇摇头,默不作声地往大祭司的茶杯里添了水,再悄无声息地走回原位站定。

  

  哎,这位王族真是任重而道远……仆从同情不已。

  

  “刚才不是你说的随便我吗?”叶挣扎着不愿意妥协,双手扒在天使的手臂上,就露了个头在外面。

  

  就像被人架住的小动物一样,在动弹不得的情况下还要不自量力地挑战,于是其奋力的模样就会被形容为“可爱”。

  

  “我是说你可以出现,但是没说让你和他讨论那些乱七八糟的。”这种霸道的话也只能从天使口中说出来了,而大祭司似乎也很早就习惯了这个做派,神色看不出一点异样。

  

  人命攸关,事关国家存亡的事,就这么被掌握大局的天使形容成了乱七八糟的事。

  

  原来他们真的不值价啊……可能连门口栽种的盆栽都不如,在天使眼中,比起有观赏价值的盆栽,在增值扩张的同时还破坏原生环境的人类,根本就一无是处。

  

  说的不好听还很是碍眼,要不是日常负责走后门的大祭司还入得了这位的法眼,天使大发慈悲透露些灾害的信息,或许这个国家早就灭亡了。

  

  仆从苦着脸,要是大祭司的工作实质被外界知晓,大家都会惊讶无比吧。

  

  在守护天使降临之后,叶对着满腹疑惑的仆从,首先解释的就是这件事,剩余的,大概是担心仆从消化不良,就提议改日再谈。

  

  可是还没等到那个“改日”,仆从就隐约从两人的行为中窥探到了祭祀仪式的精髓——

  

  其实大祭司就是祭品吧,本人还乐在其中的那种。

  

  但是,根本没有这种祭品啊!

  

  仆从一时间陷入了混乱,几次反复之后,他觉得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容易对神志造成负面影响,很快放弃了思考。


---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开心的事,诶嘿嘿

评论(1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