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面具


  1


  你要杀死我吗?


  是的。


  为什么?


  因为……


  因为?


  ……


  


  2


  又是这样的梦。


  不知道反反复复了多少次,还是会是不是出现在大脑运转不受控制的深夜,脱缰的幻想构筑出不同的色彩和线条,对话永远相同。


  永远是没有声音的对话。永远是看不到的“他”。永远是听不清的回答。


  反映了潜意识的梦终究是自己的心理构筑出来的怪物,所以醒来,就该是放置脑后的时刻。


  


  3


  “怎么又画这样的东西了?再不好好工作这个月就靠稀饭过活吧。”好从摘下墙上还未风干的面具,惨白的面具上空旷一片,只有在眼角的位置采用鲜艳的红色勾勒出了一只花样繁复的椿花。


  像是一抹垂在眼角的泪,带着哀戚,浓郁地化不开。没有香味,凋落亦无声的花朵。


  “就是因为是这样的东西,才有人买账啊。”叶指指用来装裱的定制玻璃橱,上个月的成果早就说好了价钱,到底是多少钱没有注意,不过能够轻松地生活下去是没问题的。他才不像好说的那么不济。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做出来的面具开始被人们喜欢,那些作品被性格各异的爱好者们追捧,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那就好,先说要是没钱了我不会借的,所以好好工作吧。”把取下来的面具放回原处,进出这间工作室多少年,他还是不明白这样的面具到底有什么好。


  也不用勉强自己去理解,反正和麻仓叶相处了这么多年,他不也不清楚对方的想法。


  每月制作一个面具早就成了定律,一年十二个,据说——之所以说据说是因为好没有辨别特么的能力——从二月开始就是一个系列的开始,用不同的手法来表示出同一个主题。而这个主题的内容,作者从不会透露,因此成了爱好者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次的做完了,我就不干了。”叶淡淡地宣布自己的计划,丝毫不管要是别人听到会有多吃惊,面前的人是好,倒也不是会吃惊的对象。


  “是吗?”好反倒觉得松了口气,执着于这份工作的叶,总会离他太远。


  即使那个距离只要他的一个微笑就可以拉近,但还是让好不安。就算从身后搂住那人纤细的身躯,望向色彩深处的眸子,里面还是没有光,面具空洞的双眼似乎一点点地吸走了他的魂魄。


  再这么继续下去,游离的人一定会前往他不知道的地方。


  “恩,只要你找出我的愿望。”


  


  4


  叶的愿望总是很简单,一年只有那么简简单单的一个。


  有时候是一株蒲公英,有时候是庙会上的牵手,有时候是朗读夏目漱石的《草枕》,有时候是仰望天空的2小时54分钟——那是启明星出现的时候。


  这些愿望简单到好会为他心疼。其实他可以任性,可以撒娇,可以索求更多更多,但他总是云淡风轻地望着好,然后说“这样就好”。


  往往都是由叶主动说出来的愿望,在预告了终末的这一年,成为了一个小小的谜团。


  叶要好自己找出答案。


  这是个约定,好必须做到。


  


  5


  如月。


  青翠的箬竹大簇大簇地拥为一体,覆盖了整个面具,柔软的线条描着它们在风中微摇的姿态,盈盈的幽绿盛着满载的清影。


  弥生。


  那是镜中的世界,颠倒的左右,颠倒的黑白,颠倒的情绪,颠倒的镜中的世界。


  卯月。


  畅游在天空中的游鱼,为了仰着头目视过分贴近的火光,用不存在的眼睑遮蔽了一侧的眼睛,另一侧看到的则是沉在深池之下的精致。


  皋月。


  椿。


  水无月。


  墨色的,安静的,流动在心间的波涛,淌过干涸的瞳孔,蒙上一层幕布。


  文月。


  或许是梅,或许不是,桀骜的树枝高高地指向同样的方向,结痂的树干上虬须一般枝桠直直刺向无色的天穹。


  叶月。


  钟鼎声鸣,悠悠地冲破千万里的烛火,传到月夜下的驳船之中,薄雾浓郁,萦绕着深重到化不开的声响,不止不息。


  菊月。


  仿佛是告一段落时留下的空白,仅仅是一滴墨色。


  神无月。


  处处是暗色的阴影,笼罩在光之上,没有明暗的世界中,本不该区分出来的影子却一直盘踞在那处,用笔也涂不开。


  霜月。


  鳞次栉比的房屋,叠置在田埂的另一端,摇曳着的云缓缓地飘摇而过,静谧的风景如故。


  师走。


  枯槁的叶低伏在泥泞之中,沾染了污渍依然有着安静的眉目,望着远方,望着终止。


  睦月。


  分不清彼此的雏菊大片大片地绽放,似乎是要捂住会泄露出秘密的唇齿,耀眼的金色和纯粹的灿烂,无声地诉说那些秘密……


  


  5


  这张睡颜,终于变得如同无机质的面具一样,被永远地封存起来了。


  随着水波的起伏,光线化作星星点点的样子,点缀在停格的美好之上。


  


  6


  你要杀死我吗?


  是的。


  为什么?


  因为……


  因为?


  ……


  因为你爱我。


  恩。


  因为这是我的愿望。


  恩。


  


  7


  箬竹。


  镜。


  鱼。


  椿花。


  水。


  枝杈。


  钟。


  点。


  影子。


  屋。


  枯叶。


  雏菊。


  


  若浸于春水之中,应无苦楚。


  


  【打开道理的锁,松开执着的锁,无论如何……】


  【无论浮在水面、沉入水底、抑或在水中载浮载沉,那毫无痛苦地随水流逝的样子确实是一种美。】


  【我仅在温泉中,试着替浮尸作出一首赞词】


  


  【若浸于春水之中,应无苦楚。】


  


  8


  我的愿望你一定可以找得到,这是约定呢。


  还有,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