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水怪


“那是一种谜一般的生物。”

“它会在许多地方,许多人的口中出现。”

“没有人知道它‘真实’的一面,真实,嗯,也没法认知,无法识别。”

“不觉得就像你一样吗?”叶放下手中的报纸,那上面有很小的一块版副和他谈论的话题有关。倒不是有多关心民生社稷——倘若
果真如此,他也不会将关注点放在这样不入流的噱头上了。

“你好意思说我?”好似笑非笑地盯着叶,不用说也明白,这个人是觉得,刚才听到的东西已经可笑得不需要认真辩驳。

“我可没有你出名。”叶总能找出一条不吻合的条件,这次他没有妥协。往往在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上,他才不会妥协。对他而言,似乎这样的妥协和不妥协,仅仅是“让别人看到”那样,他并没有什么无法撼动的,再执着的事物也可以轻言放弃。

他其实什么都不在乎。
这样说,也不会有错。

本人应该会竭力否认,因为麻仓叶其人,往往将自己放在一把度量尺之上,勘测人类的行为,同时在一个区间范围内行动。

为什么非要让自己活得像个普通人呢?

——正是因为“像”。

——正是因为不是。

“你比自己想象的要特殊很多。”好像恶作剧一般,戳破了那个膨胀的气球。

“嘭”地一声。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