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冬天」、「绘画」、「别离」

*只是个三题 

*我大概就是想写写远距离恋爱的感受? 虽然sk根本无所谓,反正可以随随便便捏个弟弟出来陪自己【冷漠.jpg

 

【左手握住的是进食的汤勺,因此无法只用右手捧着你的心脏。】

现实总是不可能和理想一样,那么美好,那么一帆风顺。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并不介意。

 

 

下雪也是有声音的,打在雨棚上窸窸窣窣,仿佛窃窃私语。

这个冬天格外冷,积雪的厚度已经足够让所有人选择蹲在家里。

“你那边怎么样?”敲击键盘,拼凑出词句。

“还不错,刚刚安顿好。”很快就有了回复。

速度快的就像是对方一直在等着消息的到来一样,叶笑了笑,不疾不徐地组织语言。

“那就好。”除此之外好像也想不出别的话,这种情况有时候发生在生疏的朋友之间,有时候也会发生在过分熟悉以至于凡事都无需赘述的人们之间。叶不作他想就选择了发送。

“你那边最近都是大雪吧?我在新闻上看到了。”好也没用针对这个异常天气提出建议,只是平铺直叙地说出自己的见闻。

这样就够了。

好在的地方可不会播这个小城镇的天气预报。

“要是和你那边一样就好了,今天又是个不错的晴天呢。”就像叶也熟知那个遥远国度的信息一样。

别离并不可怕,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远离彼此。

墙上挂着一幅画,大洋彼岸的异国情调,南国的风光,和窗外的白茫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绘画之人,心中永远留存着一篇被大雪包裹的小镇。

看画之人,总是被画中风景温暖着,似乎有光线从指缝中倾泻而下,浪潮拍打沙滩的声音和轻哼的小曲融在一起。

 

左手握住的是进食的汤勺,因此无法只用右手捧着你的心脏。

握紧现实的话,就无法陪伴在你的身边。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依旧不会分离。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