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人偶

*很久以前给某只的图配的文字


  1

  

  披上精致的绸缎,用宽齿的木掠梳理柔软的头发,浅棕色的发丝搭在耳边,冰凉的脸颊上是一成不变的表情。

  

  晦暗的房间里只有从窗户透进来的光,人偶淡淡的眼神永远只看着同一个人。

  

  2

  

  没有任何东西是永远的。

  

  我想你知道这句话的含意,叶。所以你的话,是有意欺骗呢。

  

  我也说过不可以骗我,尤其是你。

  

  3

  

  死?

  

  告诉我那是什么。

  

  4

  

  你说我伤害了你重要的人,那被重要的人伤害的我,就怎样都无所谓了吗?你还真是自私。

  

  顺从地正坐在我面前的你,我很想知道你在想什么,嘴里说着爱,却让我葬身海底。

  

  我也爱你。

  

  所以,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好了。

  

  5

  

  我不会怪你,你只是被狡诈的人蒙蔽了罢了,即使我明白你才是总是隐瞒自己的人,我也不会怪你。

  

  大不了,我用和你一样的方式对待他们好了。你可以看看这个剧目有怎样的结局。

  

  渺小的人类,终究有着怎样的结局。

  

  想生气的话,生气就好了。

  

  那样的你也很美。

  

  6

  

  你一声不吭,也不再埋怨。

  

  抚上你的脸,匀流着光滑的眸子折射出微弱的光。我看到了你眼中的我,在笑。

  

  却发现我依旧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7

  

  渐渐习惯你不回应我的话,轻吻你的额头,也不见你眼神闪烁地躲避。

  

  终于想起来问什么看不透你了。

  

  你,没有心。

  

  从很早开始。

  

  8

  

  你只需要看着我一个人呢,我可爱的,永远不会衰老的人偶。


评论(2)

热度(18)